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拐个狐仙当夫君 > 第二百三十七章 雪中艳女1
    这天,陈木栀一家人从良园回来,他们今天去测了功德条,果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积累,功德条进度快速,就连陈木栀都有了三分之一的功德条,实在是可喜可贺。

    所以一家人决定去吃热腾腾的火锅庆祝一下,秋冬季节最适合吃的自然就是火锅,把食材放进滚烫的辣锅中烫熟,想想都觉得口水直流。

    如果忽略唯一一个电灯泡的话,情况就非常完美了。

    范舟容边开车,边冷着脸道:“我们一家人准备去吃火锅,你要一起?”

    意思就是别没眼力见,赶紧走别打扰他们。

    凰鸷一脸悠闲的靠在车座后头,腿上坐着范墨徽小朋友,并没有回答范舟容的话而是看向腿上的小胖子:“墨徽啊,你想不想吃好吃的火锅啊?!”

    傻乎乎的小胖子自然不知道大人们心中的哪一点心思,点头:“当然想,叔叔,你知道哪里的好吃吗?”

    “咳咳,当然,可是你老爹不想让我跟着你们,所以没办法告诉你们好吃的火锅店在哪儿!”

    范舟容翻了个白眼,这只不要脸皮的臭鸟。

    范墨徽一听当即鼓着腮帮子把他老爹训斥了一顿,并安慰凰鸷:“黄叔叔,我让你跟着我,不用理爸爸。”

    凰鸷露出得意的笑容。

    陈木栀坐在副驾驶实在是忍着辛苦,笑道:“你看,你儿子现场能够驾驭你之上了,看来你这个爸爸没有一点威严啊!”

    范舟容被气的咬牙切齿,不行,在这里自己的才华完全没磨灭了,他得有机会把儿子带到妖界看看他老爹是如何统治万妖,使万妖诚服的。

    其实,凰鸷说的那个火锅店就在他的奶茶店同一层楼,气的范舟容当时火冒三丈就要干架,却被儿子给按住了。

    凰鸷高傲的昂着下巴:“这里的火锅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来晚了就没得吃了。试一试你们就知道这里值不值当!”

    陈木栀抱着儿子看着里头人影窜动,的确生意很好的样子。

    点头:“我们进去试一试吧!看着真的生意很好。”

    凰鸷微笑:“就是,如果还想吃,我改天再带你们去星海市的苍蝇馆子,那里的虽然小,但是更加纯正。”

    范舟容斜眼看他:“看来你在星海市把所有的地方都逛完了?”

    “那是当然,一没事儿的时候我就喜欢在大街小巷逛,为了以后不时之需。”

    虽然不知道他说的不时之需是什么,但陈木栀知道,凰鸷不会闲到真的做一些无用之功。

    进入火锅店,一股热浪直喷面部,里头坐满了来吃火锅的人。

    他们只能选在一个角落位置。

    点上鸳鸯锅,肉,菜丸子,粉条,最主要还有范墨徽爱吃的鸡肉里脊,鸭肠,毛肚,等等火锅必点的菜肴。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B\\\\.\\』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说实在,没有凰鸷,范舟容一家可能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他们也是第一次进火锅店。

    看他轻车熟路的样子,直觉这次带他来对了。

    小朋友不能吃辣,就给范墨徽涮清汤锅里的。

    偶尔小朋友看辣锅里红彤彤的,非常有食欲,抢了妈妈一口,辣的直吐舌头,半天都止不住。

    眼泪哗啦哗啦直流,凰鸷就笑话,男子汉一点辣味儿都不能吃。

    以后没胆子四处闯荡的哦!

    范墨徽不服气,硬是吃了几块辣汤青菜,为自己壮胆。

    一顿火锅吃下来,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在凰鸷奶茶店里坐了一会儿后,范墨徽点了一杯奶茶,心满意足的准备回家了。

    一家人吃的非常满足,从地下车场开车出了商业广场,却见外头竟然已经下雪了。

    陈木栀惊讶道:“这还是秋天吧!竟然下雪了!”

    范墨徽手里抱着奶茶杯,眨眼看着外头慢慢飘落的雪花,暗暗称奇。

    这还是他出生后第一次看见的雪花。

    范舟容淡淡说道:“或许,雪花的飘落代表着未来可期,明年会是一个幸福之年也说不定。”

    “哈哈,都说瑞雪兆丰年是吧!”陈木栀轻笑:“你竟然还知道这个道理。”

    范舟容忍笑:“是啊,妖界也有这个说法,所以百姓都非常期盼雪的降临,洁白无瑕的雪降落在大地之上,把所有的污秽都掩盖在脚底下,在慢慢渗进泥土里,来年表示非常平安的一年。”

    陈木栀把儿子抱过来,未免他到处乱跑,车子不稳撞到了:“既然下雪了,明天的话或许就会有积雪,儿子,明天我们堆雪人好不好?”

    范墨徽昂着头笑眯眯道:“当然可以,明天我要堆雪人。”

    范舟容从后视镜看着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开心的笑着,觉得一辈子能够有此生活也就够了,他非常满足,此生别无他求,只要家人一辈子平安开心就好。

    回到家里,陈奶奶,陈嫣儿,龙霜围在火炉边烤火,见他们过来了,非常怨念的道:“良园的人说你们早就回来了,可是几个小时了还没回来,我还以为你们不准备回来了。”

    这话是龙霜说的,可见他此刻心情极度不爽快。

    范舟容冷眼看他:“我们一家人去吃火锅,你也可以一家人去啊!”

    陈嫣儿将范墨徽抱过来,一摸他呢手冰凉,赶紧抱着把手包紧:“你看你爹妈都不给你穿暖和的,看着手冷的。”

    范墨徽摇头:“我不冷,今天去吃了火锅好热的,以后我们再一起去好不好。”

    陈嫣儿忍不住亲了他一口:“所以说还是一家人好,在外头都记着我。”

    龙霜翻看一个白眼:“我能不去吗?”

    陈嫣儿看他:“你不怕冷了!”

    龙霜瞬间往火炉边躲着:“还是不去了。”

    “表哥怕冷啊!?”

    陈奶奶这时候开口道:“年纪轻轻的还怕冷,说是下雪了要烧火,这里那里能烧柴火,我找了半天才把火炉找到。”

    一个大男人竟然怕冷,看龙霜浑身包的非常严实,半个身子还伸在火炉边。

    看样子是真的怕冷。

    范墨徽灵光一闪,从陈嫣儿怀里下来,跑到龙霜身边硬是要坐在他身上,龙霜无奈,将孩子抱在腿上,范墨徽把暖的热热的手放在他的脸上,问道:“这样暖和一些了吗?”

    龙霜瞬间被感动到了,心里暖暖的,如果他有这么一个儿子在冬天的时候能这样照顾自己,简直死而无憾。

    将范墨徽抱在怀里,看向范舟容:“把你儿子给我好了,我来养着。”

    范舟容白了他一眼:“要儿子自己生去,别拿人家儿子充数。”

    两人为了范墨徽又闹腾了一阵,场面一度非常紧张。

    最后还是陈海南放学回来了,一时才安静下来。

    龙霜怕冷,陈嫣儿说是有原因的。

    不是身份地位问题,而是在他小时候,一年的冬天,武当山上大雪纷飞,那时候她没有照看好他,一个不注意,年纪尚小的龙霜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进冰湖里,从那之后他就落下了病根,每到冬天身上就特别寒冷,捂都捂不热。

    陈嫣儿师傅治疗了他很久,身上寒气祛除的差不多了,但他内心对寒冷的恐惧还是没有减退。

    一到冬天,恨不得一直躲在被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