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小说 > 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怎么别人安排你的人生,你就不高兴呢(第三章!)
    上原奈落的心情好了。

    宇智波鼬的心情却非常糟糕。

    依照上原奈落编造出来的故事,宇智波鼬基本可以确定宇智波佐助应该是死心塌地地追随这群家伙了。

    现在如果让漩涡鸣人劝说宇智波佐助回到木叶,难度几乎高了不止一个等级,宇智波鼬甚至有点儿庆幸自己把别天神万花筒写轮眼放在漩涡鸣人的身上了。

    “我的故事说完了。”

    上原奈落看着宇智波鼬的表情渐渐恢复平静,他微笑着继续道道:“鼬先生,现在轮到你来决定是否交出宇智波止水的别天神万花筒写轮眼了。”

    “没有必要了。”

    宇智波鼬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轻声道:“即使没有别天神写轮眼,佐助也不会背叛你们了,何况那只别天神早已经因为我的保护措施不够严谨毁掉了。”

    “唉…”

    上原奈落摇头叹了一口气,看着在场的众人开口道:“那个,你们有没有觉得他说的话很好笑?”

    在场的人陷入了一阵寂静。

    宇智波鼬说的话哪里好笑了?

    只是碍于上原奈落的威严,宇智波带土也只能呵呵几声,干柿鬼鲛倒是很给面子地笑了笑。

    药师兜慢慢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满脸冷笑地望着宇智波鼬:“这种话用来骗别人也就够了,不用来骗我们了…要知道你的弟弟宇智波佐助还在我们手里呢!”

    上原奈落歪着自己的头,冷声开口道:“我们做事一向只看结果,从来不看过程,如果你说的结果不让我们满意的话,我们就会让宇智波佐助死的会有很长的过程。”

    “……”

    宇智波鼬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个上原奈落似乎有点儿不讲道理啊!

    这家伙怎么能不按照常理出牌呢?最起码你也应该表现出来一些不相信或者质问之类的话出来吧!

    然而宇智波鼬心神镇定了一下,决定开始编造:“当初止水在我面前自杀之前,我的确得到了他的别天神写轮眼,但是我却在他死后开启了自己的万花筒写轮眼…”

    “嗯嗯嗯…请继续编。”

    上原奈落挥了挥手,轻笑着看向了药师兜:“兜,我觉得可以不用给宇智波佐助留着鼬先生的万花筒了…”

    “我也这么觉得。”

    药师兜笑着点了点头之后,慢慢地举起了手中的小瓶子,随即慢慢地松开着自己的手掌:“那就任由佐助的万花筒写轮眼瞳力耗尽失明吧!反正我们的力量足够了…”首发.. ..

    “等等!”

    宇智波鼬的脸色一变,匆忙高声止住了药师兜的动作。

    原本他并没有把药师兜和上原奈落的威胁当回事,现在看来他们似乎真的不在意这一点!

    那就只能用第二套方案了!

    宇智波鼬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药师兜,沉声开口道:“我把别天神万花筒写轮眼藏在了一个人的身上,那个人只有见到我的万花筒写轮眼瞳力之后才会显露出来。”

    “哪个人的身上?”

    上原奈落勾了勾自己的嘴角,轻笑了一声道:“现在把人名告诉我们,我们现在带你过去找他…”

    “……”

    宇智波鼬沉默了一会儿。

    虽然脸上还在沉默迟疑,但是宇智波鼬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因为宇智波鼬在刚开始就算清了利弊。

    现在他说出漩涡鸣人的真相,这些人带着他去见漩涡鸣人的话,那只装着别天神写轮眼的乌鸦就会冒出来,用别天神将他的意志改写,这样的话他就能得脱自由。

    等到他自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用天照烧死那只乌鸦,然后再从这些人的手里把自己的万花筒写轮眼夺回来。

    这个计划似乎行得通。

    就在这个时候,上原奈落忽然竖起了自己的手指,宇智波带土忽然开口道:“如果我们带着鼬去找别天神的话,我有些担心他会耍什么阴谋…

    不如我们把鼬的万花筒移植给佐助之后,再带着佐助去找那个人,如果没有找到别天神的话,我们就让鼬杀掉佐助怎么样?”

    “……”

    药师兜和干柿鬼鲛诧异地看了一眼宇智波带土,又看了一眼上原奈落,显然他们知道这是上原奈落操纵着带土说的话。

    宇智波鼬忍不住抬头看着宇智波带土。

    说实话,宇智波带土提出来的似乎也不错?

    宇智波鼬又开始思考,宇智波带土提出来的建议也很符合他的计划,只要佐助得到了他的瞳力,开启了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去见漩涡鸣人的时候就会被别天神改变意志。

    一个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佐助实力更强,到那个时候有更大把握清理掉在场的所有人,即使解决不掉他们,佐助也肯定能脱身,借此机会回到木叶了!

    宇智波鼬的神色微微平静了下来,没想到宇智波带土这家伙好像还是这么蠢,依照他提出来的建议,似乎对自己更有利啊!

    想到这里之后,宇智波鼬再不迟疑,沉声开口道:“如果你们得到了别天神写轮眼的眼睛之后,那就请你们照顾好佐助,这也是我想对你们提出来的条件。”

    说完之后,宇智波鼬还怕会露出破绽,又继续补充道:“我相信佐助拥有着超越历代宇智波的潜质,他的力量对你们的计划也有很大好处吧!”

    实际上宇智波鼬巴不得告诉他们位置。

    可惜的是担心引起这些人的怀疑,所以要用谈判的艺术掩饰一下,免得这些人因为他太过直爽而怀疑他的用心。

    “而且…”

    宇智波鼬看着在场的众人,又开口补充了一句:“别天神万花筒写轮眼的术式有着很长冷却时间,十几年只有一次使用的机会,所以你们最好选择一个合适的人选…”

    这个别天神术式的弱点说出来是无所谓的。

    反正只是为了加深这些人对他的信任而已。

    上原奈落勾了勾自己的嘴角,轻笑道:“你的条件我们都答应了,毕竟我们是鼬先生的朋友,佐助的力量对我们来说也很重要,现在说出别天神写轮眼藏在谁的身上吧!”

    宇智波鼬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沉声道:“上一次我们去火之国执行任务的时候,我放在了漩涡鸣人的身上。”

    宇智波鼬继续道:“别天神写轮眼是我打算留给佐助的底牌,因为他知道别天神写轮眼到底意味着什么。”

    “确定吗?”

    上原奈落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看着宇智波鼬道:“确定是这个答案,不会再更改了对吧?”

    药师兜:“……”

    干柿鬼鲛:“……”

    宇智波带土:“……”

    这他妈叫什么话,以为搁这儿做题呢?

    宇智波鼬丝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低声道:“因为藏在漩涡鸣人的身上不会引起人的怀疑,而且我知道佐助肯定会去见鸣人,他就会得到我留给他的最后一份力量。”

    啪啪啪…

    上原奈落眼睛眯得更紧,微笑着看着宇智波鼬,忽然慢慢鼓起了自己的手掌:“不愧是鼬先生呢!如果不是听你亲口所说,或许我们永远都猜不到那只别天神藏在什么地方。”

    “……”

    宇智波鼬摇了摇头,很给面子地沉声回应道:“我也没有想到你们竟然会盯上那份力量,甚至谋划得这么深…”

    “非常好。”

    上原奈落长吸了一口气,脸上重新展现出了一副显得非常冷漠的笑容:“那就请鼬先生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那只别天神万花筒写轮眼是否封印着忠于木叶的术式?”

    “……”

    宇智波鼬的心里一突。

    他们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件事?

    还是说这群家伙敏锐到,连他会提前在别天神写轮眼里面封印什么术式都能猜到么?

    宇智波鼬心中翻涌,脸上却依旧平静地摇了摇头道:“那只别天神万花筒写轮眼十几年内只能使用一次,是我打算留着让佐助对他将来最难应付的一个敌人使用的。

    根据我的估算,漩涡鸣人这个九尾人柱力的力量未来应该是最强的,也是最有可能危害到鸣人的敌人。”

    “非常非常好!”

    上原奈落伸了个懒腰,挥了挥手道:“兜,将鼬先生封印起来吧!将来带着他去找那只别天神写轮眼!”

    说完之后,上原奈落又制止了药师兜的动作,开口问道:“对了,鼬先生,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你在生前最后一次去火之国见到漩涡鸣人的时候,其实是我操控的。”

    “什么?”

    宇智波鼬的脸色露出了一抹惊诧。

    下一刻,宇智波鼬就想明白了这一切,这个意思难道是他们早就猜到了那只别天神乌鸦藏在漩涡鸣人的身上?

    而且上原奈落刚才提到过,那只别天神写轮眼里是不是封印着忠于木叶的术式,说明他们早就猜准了,至少他们去夺取那只别天神的时候会做好应对准备!

    还是说,漩涡鸣人也是他们的人!

    上原奈落这个家伙也很擅长交流沟通,比如他轻松说服了宇智波佐助;漩涡鸣人也有一样的特质,比如他轻松说服了自己。

    说不定漩涡鸣人很可能早就是这些家伙安插在木叶的间谍!

    宇智波鼬的脸色终于有些维持不住了,他的目光直直地望着上原奈落道:“你猜到了我见到漩涡鸣人之后会把别天神放在他的身上?还是说漩涡鸣人也是你们的人?”

    “呵呵…”

    上原奈落微笑地望着宇智波鼬开口道:“如果你生前最后一次去火之国的话,难道你不会想为自己的弟弟谋求一个更安全的归宿吗?

    所以我就特地安排你去见到了漩涡鸣人,让你以为木叶还有朋友盼望着让佐助回去。”

    上原奈落脸上的笑意更浓,满意地望着自己系统面板上面正在涨幅的主线任务进度,轻笑着继续道:“从你踏上火之国土地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安排好了你的人生。”

    “上原奈落!”

    宇智波鼬的脸色骤然变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如此被人算计!哪怕是宇智波带土,哪怕是志村团藏,都不能做到这么算计他!

    这些家伙到底有多可怕?

    这些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宇智波鼬对此一概未知,他一共只见过他们的真面目两次,而且每一次都让他大为吃惊,甚至隐隐感到恐惧!

    “上原奈落!”

    宇智波鼬的神情无比难看,他只顾得开口问道:“漩涡鸣人是你们的人?那个九尾人柱力是你们安插的间谍吗!”

    不怪宇智波鼬想得太多,毕竟这群家伙太可怕了,隐藏得还这么深,谁知道那个总是一副耿直样子的漩涡鸣人是不是装的!

    毕竟宇智波鼬之前也不知道,他从不放在眼里的上原奈落还有今天这么可怕的一面!

    如果是这样的话…

    宇智波佐助在忍界再无容身之处!

    “呵呵…”

    上原奈落勾了勾自己的嘴角,微笑地冲着宇智波鼬挥了挥手道:“好了,别生气了,你可以仔细猜一猜嘛!”

    说实话,上原做梦都希望漩涡鸣人是他的人。

    可惜的是,白痴克制天才,漩涡鸣人不上当啊!

    一个耿直幼稚又蠢蠢的漩涡鸣人,比宇智波佐助这个高智商的家伙要难骗多了。

    直到药师兜用棺材装起来宇智波鼬的时候,他的脸色依旧无比难看,死死地盯着在场的人:“真是没想到啊,竟然是你们这群人一直隐藏在幕后,安排着别人的人生…”

    “嘘,别这么说…”

    上原奈落伸出一根手指竖在自己的唇边,笑着开口道:“鼬先生,你不是也在安排佐助的人生吗?怎么换做别人安排你的人生,你就觉得这么不开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