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被隔壁顶A忽悠标记了 > 第73章 第七十三章
    齐乐生病的这两天,江彦哪儿都没去,一直在颜炀家窝着,每天就是和齐乐呛两句爽一爽,要么就是打游戏开直播,时间倒是很好打发,就是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关了直播,江彦长长地舒了口气,望着外头明晃晃的一片这才发觉,梅雨季好像过去了。

    以往这个时候,江彦总是会叫上陆尧和丁冬出去浪一浪,把雨天闷在家里的不爽全都发泄出去,可现在他倒是想浪,却不知道怎么浪了。

    情绪太多,反而不知该怎么发泄。

    手机震动,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喂,阿彦,你怎么了?”陆尧张口就问,“这几天没和颜炀在一块儿?我看你情绪不太对啊。”

    “啊……我和他还行吧,可能过了热恋期了。”江彦发着呆说。

    “放屁!”陆尧冷哼一声,“是不是齐乐搞的鬼?”

    “我还没把他放眼里……”江彦深呼一口气,说话时有气无力的,“有空吗?过来陪陪我。”

    陆尧怔了一会儿,这他妈肯定出事了。

    “有,我现在过去找你。”

    “嗯……别带丁冬,他咋咋唬唬的话说不清楚,就我俩。”江彦说。

    “行,你等我……”陆尧看了眼时间,“十五分钟到你家小区门口见。”

    “别了,去‘痴念’吧。”江彦说。

    “行,我进不去,你楼下等我。”

    “嗯。”

    挂了电话,江彦没立刻起来,他盘着腿在床上坐着发了会儿呆,就像是在整理内存一样,把这几天的事情按顺序归了个档。

    出门的时候正碰到齐乐下楼喝水,这两人谁都不对付地看了彼此一眼。

    “你去哪儿?”齐乐没好气地问。

    “约会啊,不然呢?大好青春陪着你?哥时间贵的很,你赔不起。”江彦笑着穿上鞋。

    “操!”齐乐咬咬牙,“乙哥也喜欢你,你干嘛不跟他在一起?他那么温柔体贴的人,怎么就配不上你了?”

    “干你屁事?”江彦瞅着他道,“现在是你碍了我的道,路障。”

    “你……”

    “你什么你?有力气跟我吵架了是吧?”江彦嘴角一扬,“阿姨,我看他好的差不多了,把他早点送走吧。”

    “江彦!”齐乐瞪着他。

    “干什么?”江彦也瞪过去,“我男朋友的家,我还是能做个主的吧?”

    “炀哥都没说什么,你凭什么跟我指手画脚的?”

    “嘁……”江彦拉开大门,云淡风轻地看着他,“他没说什么?你看他理你么?”

    “砰”的一声,江彦关上大门。

    齐乐一拳砸在墙上,咬着牙浑身都在颤抖。首发 .7*8. .7*8.

    的确,这几天他天天给颜炀发消息,可那些消息却好像石沉大海,一条回应也没有。

    可是他能怎么办,这是他唯一的出路了。

    江彦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他看着自己家大门却连走进去的勇气都没有,这些天他想颜炀想疯了,但他不敢给颜炀发消息打电话,他怕颜炀对他说“这是我自愿为你做的”,这句话太重了。

    深吸一口气,江彦从家门口走过去,他拿出手机给仲乙发了条消息:“我有事出去一下,齐乐大体好了,那边你先看着办。”

    仲乙:“嗯,我们看到你了。”

    江彦怔了一下啊,“我们”二字让他的心揪了一下。

    到“痴念”的时候,陆尧已经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了。

    骄阳似火,两个人头顶上都好像冒着一层白气,风吹起的一层层热浪扑在脸上,让人觉得透不过气。

    “卧槽,你他妈终于来了,我真要热化了!”陆尧把手里的冰水一口气喝完,指着门说,“赶紧开。”

    “待会给你解释……”江彦把圆形会员牌往门上一拍,“滴”的一声门开了。

    陆尧忙不迭地往里走,在冰火两重天的交界处舒舒服服地吸了一口气:“总算活过来了,操!”

    “待会让阿诚给你办个会员,以后就不用这么等了。”江彦说。

    “不用,我又不常来,下次你动作快点就行。”

    上了楼,江彦的眼睛快速看向19号座,没人,他松了口气。

    坐在熟悉的位子上,江彦对阿诚点了点头。

    “你喝什么?”江彦问。

    “随便,今天主要是来说事儿的。”陆尧抽出一张纸巾往脸上抹了抹。

    “那行,跟我一样吧。”江彦对着吧台比了个“2”。

    没一会儿,阿诚便把莫吉托送了上来。

    陆尧忍不住笑着说:“你也是个奇葩,不能喝酒只能喝这玩意儿,女生常喝的吧?”

    “你屁话再多?”江彦瞅他一眼,“有些事情真他妈不是我愿意的。”

    “行,我洗耳恭听,有什么苦水尽管倒。”陆尧拍拍胸口,“你尧哥做好准备了。”

    “哦……”江彦笑了笑,好几天都没这么轻松了。

    他把桌上放彩纸的小方盒拉到面前,一边说一边折。

    等他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说过一遍后,桌上也铺上一层五颜六色的千纸鹤。

    陆尧的表情时而震惊时而诧异,到江彦把最后一个纸鹤放下时,又紧紧地皱起眉头。

    这信息量也太大了点,颜炀竟然是的继承人,江彦的妈妈不仅回国还搞出那么多的事情,还有齐乐,这个绿茶菜鸟。

    “所以你现在纠结的,是颜炀的事儿还是你妈的事儿?”陆尧喝了一大口莫吉托后问。

    “都有,讲真……陆尧,我现在甚至都不确定,我要不要跟我妈回美国一段时间。”江彦叹口气,“说到底我也是她儿子,她当年放弃我是她的事,可现在要我见死不救,还真挺难的。”

    “那你去美国了颜炀怎么办?而且你好不容易才考上班。”陆尧叹口气,“这学期这么拼死拼活的,不就为了留下来吗?”

    “我当然不想走,更何况有个齐乐在,我怕炀哥那样的性子会被他烦死。”

    “不是怕被齐乐拐走?”陆尧挑挑眉。

    江彦笑了一声:“我还不至于那么不自信。”

    他顿了顿,又说:“只是现在我和炀哥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其实我觉得这件事儿很简单,是你自己想复杂了。”陆尧说。

    江彦抬头看着他。

    陆尧从桌上拎起两只千纸鹤:“你看,这只代表,这只代表建筑管理。”

    “首先,是他爷爷一手创立的,然后是他爹,两代人的心血他不可能说不管就不管了,对吧?再看另一个,建筑设计。他是顶,能力自然没话说,他要是大学里学这个专业专攻这个,肯定也是行业的佼佼者,但问题来了……”

    陆尧拿起刚刚那只千纸鹤:“他就算重新创业想自己打拼,现在他爹还年轻的确能让他浪几年,等他爹年纪大了呢,而且现在小鲜肉这么多,他爸的资源也远远不如以前了吧?总要有人接手吧?到时候他两头兼顾得过来吗?”

    “与其在做到一半花费了很多心血时割舍,不如现在就舍掉,长痛不如短痛,”陆尧说完一大段话喘了口气,直接把半杯莫吉托当水一样一饮而尽,“所以,他不算是为了成全你,而是借你这个契机给他一个彻底断了念头的理由,明白?”

    江彦皱着眉头,眼睛紧紧的盯着陆尧手上的两只纸鹤。

    “所以……是我自己把自己陷在了这样一个困局里?”江彦抬头看着陆尧,“可这样看,我的梦想岂不是也不能实现,我得回去接我老爹的班啊?”

    “你不一样,你的弹性比他大多了,”陆尧说,“你家做的是商务广告合作,如果你和颜炀在一起了,完全可以两家公司合并管理,强强联手,你打通娱乐圈的路,他给你做后盾……这么看,你俩以后可就是一家独大了啊……啧,到时候别忘了带兄弟飞。”

    江彦仔细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理儿。

    “还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江彦笑了声,拍拍陆尧的肩膀,“谢了兄弟。”

    “阿诚!”江彦对吧台招招手,“给我找个盒子,把纸鹤装起来。”

    “没问题。”阿诚笑着打个响指。

    看到江彦脸上释然的笑容,陆尧这才松口气:“瞧你这德行,谈个恋爱愣是谈傻了吧?”

    江彦白他一眼:“你他妈就不傻?明明知道不太可能,还是……”

    “你闭嘴吧。”陆尧瞪他一眼。

    “你要的盒子。”阿诚把一只漂亮的方盒送了过来。

    “谢了。”江彦笑笑,把纸鹤一只只放进盒子里,小心翼翼的。

    阿诚走回吧台后,江彦又对陆尧说:“某人傻,看不出来,但我心里都明白……你说你也是,安安分分找个不香吗?他的话……不仅法律上不会承认,弄不好连朋友都做不成。”

    “所以我没说,也不打算说……这样也挺好的,咱是黄金铁三角不是吗?”陆尧清苦地笑了一声。

    江彦把一只纸鹤弹他跟前,开玩笑问:“黄金的还是铁的啊?”

    陆尧捏着纸鹤一笑:“黄金的价值,铁的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