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被隔壁顶A忽悠标记了 >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
    关门后,颜炀真的没再跟上来。

    操,这丫的穿上裤子就不哄人了?你大爷的……

    江彦踢开房门直往卫生间里走,刚刚为了拖延时间胡吃海喝塞了不少东西进胃,烧得很。

    他趴在马桶上用手指往喉咙眼里一抠,“哇”的一声把胃里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在酒店里的齐乐也没好到哪里去,他应和着江彦不停的吃吃喝喝,一直把胆汁都吐出来了都还没消停。

    “这人怎么这么能吃?”齐乐虚脱一样地坐在地上,打开花洒冲了下脸,冷嘲道,“他是怎么做到吃不胖的?炀哥喜欢的款还真是……特别啊。”

    “操蛋的,”江彦也在家里骂,“整天装个绿茶给谁看?”

    他准备冲了个澡,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依然不见颜炀的踪影。

    “真不来啊?”江彦皱了下眉头,走到窗前往隔壁瞅了一眼,卧室的灯亮着。

    “颜炀你大爷的!有种这辈子都别来,果然没一个好东西,穿上裤子就翻脸……嘶……”江彦揉了下自己的屁股,昨晚的激情“后遗症”还在,身边人却不见了。

    “你大爷的……”他越想越气,索性往床上一躺直接关灯。

    睡吧睡吧,眼不见为净,心不想为空。

    什么男朋友,什么绿茶婊,呵,渣渣!

    鬼天气热得很,空调开到十九度也难败江彦心里的火,他翻了个身,抱住被子假装有个人在,把脑袋埋在沾上淡淡白檀香信息素气味的被子上,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室内十九度的温度让江彦觉得越来越冷,被子从抱着变成盖着,最后又裹着,他迷迷糊糊想睁眼,却懒于完全不想动,便又缩成一只虾,往床里靠了靠。

    “滴、滴、滴……”

    什么声音?江彦闭着眼睛蹙了下眉,好像是空调遥控器?

    颜炀来了?

    他心里一阵窃喜,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往里头又翻了个身缩得更紧。

    颜炀把温度调成27度后就上了床,他扯开裹在江彦身上的被子,将缩成一个球的某人抱在怀里。

    “笨蛋……”颜炀在他耳边吹着热气,“温度打这么低,不怕着凉么?”

    江彦依然闭着眼,心里却想道:“心疼啦?心疼你他妈这个点才过来?”

    “还装?”颜炀靠近他,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脑门,“真没醒?”

    江彦抿紧嘴唇,就是不睁开眼睛。

    颜炀浅浅笑了一声,一手滑进他的睡衣里,顺着起伏圆润的臀线滑了过去:“还疼不疼?”

    江彦后背猛的一缩,虽然还隔着一条短裤,但这么摸下去,谁他妈受的了?

    他猛地睁开眼睛,一个翻身往颜炀身上一跨:“你大爷的,吃哥哥豆.腐吃上瘾了?”

    颜炀抬起头亲了他一口:“对啊,上瘾了,戒不掉了。”

    “渣渣……我这身上到处都是硬邦邦的,手感可一点都不好,人齐乐就不一定了,看上去就是软萌软萌的。”江彦说这话的时候,恨不得把颜炀的嘴唇都咬秃噜皮了。

    颜炀微微蹙了下眉,任他咬牙切齿地啃着自己。

    “我和他八年多没见了,要不是他突然回来,我也快忘了这个人……我和他之间的交情没你想的那么深。”颜炀说。

    “是吗?”江彦松开他的唇,舌尖在咬过的地方舔了一口,“人家可不一定这么想,一口一个炀哥叫得亲热着呢。”

    “可我只想要你,也只要你。”颜炀扣住他的后脑勺,风卷残云般的在他嘴唇上吸了一口。

    “啧……真心的?”江彦眯起眼睛问。

    “嗯。”颜炀握着他的手摸到脖颈后的腺体上,这一条小小的腺体,却是每一个和最脆弱的地方。

    “要是哪天失去你了,我就拔了腺体,说到做到。”

    摩挲着腺体的手因为这一句话顿住了,江彦看着颜炀琥珀色的眸子,也不清楚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就好像飞机降落时形成的那股冲击力,把一切杂念冲得一干二净。最快^手机端:/../

    江彦低下头吻住他的嘴唇,声音沙哑着道:“不会有这一天的。”

    “如果哪天你觉得我背叛了你,也可以拔掉我的腺体,我一定不会拦着你。”颜炀说。

    “炀哥,我不是不相信你。”江彦从他身上跨下来,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就是……酸了,我看不惯别人赖着你粘着你,看不惯别人用那样的眼神渴望着你。”

    “我当然知道,过去仲乙那样看着你的时候,我也酸,”颜炀搂着他,两个人一起躺了下来,“但是我相信你,百分百相信。”

    “他是你小时候的玩伴,看在这个的份上我目前不会对他做什么,但如果他碍了我……炀哥,别怪我。”江彦侧过头看着他,说得十分严肃认真。

    “嗯……”

    颜炀应了一声,他知道江彦是一个有分寸的人。

    不过,这种事情怎么好让江彦出手?事情的起因是他,当然也要由他解决。

    颜炀沉默了一会儿,抱着江彦拍拍他的后背:“睡吧。”

    “炀哥,以后我再让你出去的时候,一定要进来。”江彦闭上眼睛说。

    颜炀笑了声,咬着他的耳朵语气暧昧:“行,以后你让我出去,我就进得更深一点。”

    江彦抬眸瞪他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

    “你大爷的……”江彦笑着说,“行啊,你进深点儿,我要是哼一声,就跟你姓。”

    “一言为定?”颜炀瞅着他。

    江彦傲气地抬头:“一言……哈哈……操!”

    转眼,颜炀已经压在了他身上。

    “这都几点了,你不会是想现在做吧?那明天白天不就又要睡过去了?”江彦顶顶胯。

    “反正放假,多睡会也没什么关系。”

    “操……炀哥精力旺盛啊?”

    “旺不旺盛,你说了算。”

    颜炀手一扬,一条薄被轻飘飘的被掀翻在地上。

    原本静谧的夜被交缠的喘息声打破,断断续续的低吟也将这夏天的夜色渲染成五彩缤纷。

    ……

    这一次,江彦没再觉得山崩地裂般的疼痛,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整晚都在甜腻的梦里,一点儿也不想醒。

    “叮叮叮……”

    一阵铃声将梦中的人强行唤醒,江彦眯起一只眼睛看颜炀:“谁啊?一大早的打电话?”

    “不知道……”颜炀昨晚动得太激烈,这会也不太想动。

    “看一眼。”江彦搡他说。

    “好,”颜炀亲亲他的脸,伸手把手机拿了过来,“没有来电显示,陌生号码。”

    “操!”江彦烦躁地说,“接一下,有可能是学校的什么通知。”

    “嗯,”颜炀应了一声,半坐起身点下屏幕上的绿色圆钮,“喂?”

    “炀哥,是我,”齐乐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你还没有起床吗?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妈的,知道打扰了还打?操!

    江彦抬头瞅着颜炀,一副要吃了他的样子。

    颜炀笑着捏了捏他的脸,对齐乐说:“嗯,我和阿彦还在睡,有事吗?”

    对面顿了一下:“你们……已经住在一起了吗?”

    “是。”颜炀说。

    “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到昨晚没去成的景区,想叫上你们一起去……炀哥,有空吗?”齐乐问。

    “有空,”江彦忍不住说话了,“过来吧,我们就起了。”

    “彦哥早安,那我们过来了哦。”齐乐笑着说。

    早你大爷的安。

    江彦冷哼一声。

    挂了电话,颜炀搂着江彦亲了口他生气撅着的嘴巴。

    “彦哥不乐意咱们可以不去。”颜炀说。

    江彦眉毛一横:“你彦哥从来就不是躲事儿的人,想挑战是吧?彦哥奉陪到底。”

    颜炀笑着抱紧他:“行,在挑战之前,彦哥是不是得洗个澡穿个衣服?我可不想别人把你看光。”

    “你大爷……”江彦笑了,瞬间破功。

    他掀开被子光溜溜地走下床:“等着啊,彦哥洗澡去。”

    “嗯,你洗完了我洗,先进去,衣服我给你拿。”

    “哦……”江彦走进卫生间,心里却想着什么时候和颜炀整个情侣衫,好好招摇一番。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把这个绿茶婊给解决了。

    “炀哥,”江彦冲着卫生间外大喊一声,“帮我给陆尧和丁冬打个电话,让他们一起来。”

    “知道了。”

    江彦迎着花洒嘴角一翘,小样儿,敢觊觎你彦哥的男人,等着吧。

    陆尧和丁冬来得很快,他俩本来就想过来找江彦,走到半道上接到电话后就直接跑了过来,正巧遇上和仲乙一块走过来的齐乐。

    齐乐笑着和他们打招呼,陆尧憋着口气礼貌地回了,可丁冬却是个直肠子,“不喜欢”三个大字直接拍在他的脸上。

    “彦哥,彦哥!”丁冬进门就嚷嚷,“你的小可爱们都来啦。”

    颜炀正在洗澡,江彦晃着腿从楼上下来:“你少他妈恶心我,谁是小可爱?”

    丁冬做个鬼脸,内涵后头的齐乐说:“反正我觉得我和陆尧这两张脸,比个别‘小可爱’的脸看上去可爱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