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被隔壁顶A忽悠标记了 >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顶级也不止他一个,目光还是得长远点儿。”江彦嘴角带着一抹痞痞的笑容,看似漫不经心地往楼梯下走,其实只是因为屁股疼,走快就露馅儿了。

    齐乐闻声转过头,表情惊讶地看着江彦:“炀哥家还有人?”

    “嗯,我男朋友,江彦。”颜炀十分贴心地走过去,拉住江彦的手十指紧扣。

    江彦下了难走的楼梯后才松下屁股上的肌肉,他抬起头迎上齐乐的目光,挑了下眉。

    这个生得一副白净清秀的脸,颇有弱不禁风的书生气息。一双小鹿眼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楚楚可怜的模样,简直是绿茶标配。

    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江彦闻到一股淡淡的蔷薇气息,从信息素上分辨,这是个不太高级的。

    嘴角一咧,江彦高傲地抬起头:“对,我是他男朋友。”

    看他们那么亲密,齐乐显然有些不知所措,他轻轻咬了下下嘴唇,看着仲乙说:“乙哥真是的,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提前告诉我,害得我刚刚说错话,出这么大糗。”

    仲乙怔了下,说:“我以为跟你讲过了。”

    江彦相信仲乙的话,他是一个坦坦荡荡的人,他这么说一定是有讲过,只怕是听者无意吧。

    江彦冷笑了一下,这齐乐,果然是个绿茶啊。

    “没事儿,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就行,天下那么多,总不能一直只开我男朋友玩笑吧?”江彦故作大方,搓搓颜炀的手指头说,“不是去吃饭吗?赶紧的,尽尽地主之谊啊。”

    齐乐扯着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说:“不用了,今天是我想组的局,我来请,地方已经定好了。”

    “那行啊,多谢了啊。”江彦说。

    出门前,江彦轻轻捏了把颜炀的腰,猫在他耳边道:“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啊。”

    “彦哥就把心揣肚子里吧。”

    颜炀拍拍他的屁股,差点没让他跳起来。

    “你大爷的!”江彦捂着屁股连忙上了车。

    颜炀自觉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让齐乐、仲乙和江彦坐在后面,江彦靠着齐乐,虽然头一直朝着窗外,但眼里的余光停在后视镜上。

    齐乐一直在看副驾驶位的颜炀。

    大爷的,我男人也是让你随便看的?

    他掏出手机,假装刷了两下微博后点开。

    江彦:“齐乐的资料,两天之内给我。”

    丁冬秒回:“卧槽?上次三天,这次两天,彦哥你当我是超人吗?”

    江彦:“不是超人也得给我变成超人,这货想抢我男人,必须做好充分准备。”

    突然,江彦被拉去一个名叫“超人战队”的讨论组。

    什么鬼?

    陆尧:“???”

    江彦:“???”

    丁冬:“陆尧,咱彦哥要被撬墙角了!弄他!”

    陆尧:“谁?”

    丁冬:“齐乐。”

    陆尧:“操?那个48?”

    江彦悄悄瞅了齐乐一眼,冷笑着回消息道:“对,就是那个48。”

    陆尧:“什么情况?”

    江彦:“人就在我边上,回头再说,以不变应万变。”

    陆尧:“妥!”

    丁冬:“收到!”

    关上手机,江彦瞅着齐乐痴迷地看着颜炀的眼神不禁挑了下眉。

    自从当上“金江一霸”,可好久都没人敢这么□□地挑衅了,得,就当松松筋骨,想怎么玩儿,你彦哥奉陪到底。

    车停稳后,江彦第一个开门下了车,他受不了跟绿茶坐一起染上一身妖冶的信息素味道。

    仲乙下车后便对齐乐伸出绅士之手:“慢点。”

    “谢谢乙哥。”齐乐笑着把手搭上去,可一下车,目光又在颜炀身上飘来飘去了。

    绿茶中的顶级啊,啧……

    江彦暗笑一声,还没来得及走到颜炀跟前,齐乐就先一步迈过去。

    “炀哥,今晚有活动吗?没有的话带我在这周围转转吧,都快十年没回来了,变化挺大的,不熟悉了。”齐乐说。

    仲乙也觉得不对劲,便说:“你想去哪我带你去,炀哥恐怕不方便。”

    齐乐笑了下说:“你不是也才来几个月嘛,咱们俩能玩到什么呀?”

    说着,他回过头,用特别纯真无害的眼神看着江彦:“彦哥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当然不会……不过你找他俩可都找错了,炀哥也是十岁之后才搬到这一片,他又是个学霸,除了跟我浪以外几乎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说到熟悉环境,只能我带你去了。”江彦挑挑眉,“怎么样?”

    “啊?”齐乐有些懵,脸色虽变了些,但还保持着笑容说,“好啊,那谢谢彦哥了,炀哥也会一起去吧?”

    “嗯,”颜炀退了几步走到江彦身边,“他去哪我去哪。”

    江彦捧着颜炀的脸亲了口,捏捏他手指高兴道:“真乖。”

    “……”齐乐干笑两声,“这波狗粮,还没吃呢,就噎住啦。”

    江彦眉眼一弯:“这才哪儿到哪儿啊,跟着我俩有得吃。”

    仲乙不禁笑了声,指着饭店大门说:“进去吧,天都要黑了。”

    “走,炀哥,”江彦捏着颜炀的手,“吃饭去。”

    颜炀看江彦斗志昂扬的样子觉得心里十分快意,他还是第一次见江彦吃大醋,有点新鲜。

    “炀哥,你记得吗?以前你家门前就是一片广场,那边建设了很多游乐设施,咱俩当时最喜欢玩的还记得吗?”

    “跷跷板?”

    “不是!”齐乐努努嘴说,“是秋千啊,你忘啦?那时候你总让着我,我坐秋千你就在后面推。”

    “记不清了。”颜炀说着,给江彦夹了块东坡肉。

    江彦一口吞下肉,一点也“不酸”地说:“是吗?炀哥还喜欢荡秋千啊,正好,咱们市里的景区有秋千,那秋千才牛逼呢,晚上也开的,待会带你去?”

    齐乐连连点头:“行啊,大家一起去体验一下,重温儿时的快乐嘛……自从南迁,没有炀哥在我就没再玩过秋千了。”

    颜炀诧异地问:“这一块有秋千?”

    江彦瞥他一眼:“有,等会哥带你好好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真正的秋千。”

    仲乙也来了兴趣:“能入彦哥法眼的,必然不同凡响啊。”

    江彦给他竖起大拇指:“有眼光。”

    齐乐更兴奋了,他没想到江彦会这么没心机,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好啊,那干脆现在就去吧?晚了的话景区是不是要关门了?”齐乐说。

    “急什么呀?”江彦慢条斯理地吃着饭说,“吃完再去,得多吃点,否则体力跟不上。”

    “是吗?”齐乐看向仲乙。

    仲乙说:“阿彦说是就是。”

    颜炀也跟着点点头,把剥好的虾仁放进江彦碗里。

    看着江彦一口口吃着颜炀剥好的虾仁,齐乐心里酸得很,低下头连扒几口菜就说饱了。

    江彦就是故意在混时间,等混到他高兴了,才慢悠悠地擦擦嘴说:“饱了,荡秋千去。”

    等他们到景区门口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透过车窗,齐乐看着外头黑漆麻乎的一片不禁蹙起眉头,狐疑道:“这关门了吧?”

    “关了吗?”江彦装模作样探头过去,“啊?我记得去年的时候还开到晚上十二点呢。”

    颜炀忍着笑,一本正经地说:“既然这样干脆下次再来吧,这么黑进去也看不到什么。”

    齐乐有些不高兴了:“白来一趟啊。”

    “怪我怪我,是我记错了时间,”江彦伸长脖子看仲乙,“要不把你们先送回去?等过几天叫上陆尧和丁冬一起来?人多才热闹。”

    仲乙没意见:“好,我赞成。”

    颜炀也说:“那就先回去。”

    江彦嘴角悄悄翘了一下,在知己知彼之前还不能轻举妄动,要想解决齐乐这样的低级很简单,抓到弱点后快准狠一步到位,拖拖拉拉反而容易生出许多的横枝歪节。

    回去的路上,齐乐刻意和江彦保持了一点距离,他总有一种被江彦耍了的感觉,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一股闷气憋在齐乐胸口,一下车,他就长长吐出这口气,又挤出一个灿烂笑容对着颜炀。

    “炀哥,那过几天见咯?”

    颜炀点头:“住这儿有什么需要跟仲乙讲,不用担心房费。”

    齐乐连连点头:“谢炀哥,一路平安。”

    呵……江彦转过头忍不住翻个白眼。

    就他妈一个红绿灯的距离,平你妹安。

    摆出那副做作扭捏的姿态给谁看?

    车子终于重新发动,江彦一个人坐在后座上,一晚上都话唠的他却突然不说话了。最快^手机端:/../

    “叮咚”一声,收到一条消息。

    仲乙:“抱歉,阿彦,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

    江彦:“没想到的事儿多着,不怪你……只是我很好奇,你怎么会跟这样的人玩在一起?”

    仲乙没有再回复,江彦也觉得自己的话问的有些多余。

    别人的事儿,掺合这么多干什么?能做朋友,肯定都有理由吧。

    回到家,江彦直奔自己家门,反把颜炀挡在门外。

    颜炀无奈地笑了声,挠挠他的下巴问:“吃醋了?”

    “吃你大爷!”江彦狠狠瞪他一眼,学着齐乐的语气说,“炀哥快回去休息吧,一路平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