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被隔壁顶A忽悠标记了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周一,江彦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格外兴奋,每隔几分钟就要盯一下后黑板上面的挂钟,因为第一节课一下,就要去升国旗了。

    颜炀一直不肯说他要做什么,弄得整个周末江彦的心都痒痒的,像有只猫爪子在心头挠,越挠越痒,越痒越挠。

    他六神无主地扭来扭去,弄得后桌的冯柯也得跟着扭来扭去才能看得见黑板。

    好不容易捱过一节课,铃声一响江彦浑身的血液都跟着沸腾起来,这还是这学期第一次主动站在队伍里排队,而不是一下课就溜到老高也找不到的地方,然后在大家做操的时候站在三楼的走廊嘲笑他们群魔乱舞。

    丁冬站在江彦后面,诧异地问:“彦哥,你是不是忘了今天要做检讨?”

    “没忘,”江彦眨眨眼,小声道,“待会可能有好戏看。”

    丁冬深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说:“国旗下检讨可不是能开玩笑的,彦哥,你、你要干嘛?”

    江彦轻笑一声,回过头目光在班排队的方向上搜寻。

    伴随着铿锵音乐,各班有秩序入场。

    在按部就班地升国旗奏国歌之后,便开始了每周一次的国旗下讲话。あ七^八中文ヤ~~1~.7\8*.

    校长在前头慷慨激昂、唾沫横飞,而下面的学生该晃脑袋晃脑袋,该聊天聊天,一个字儿也没听得进去。

    老高对班的心不在焉早就习惯,他沉着地站在队伍最前头,偶尔撩起眼皮扫他们一眼。可就这一眼,他的眼球被江彦紧紧抓住了。

    江彦不仅来了,而且他在很认真地听国旗下讲话?!

    是自己老眼昏花产生幻觉,还是江彦被鬼附身了?

    老高使劲眨眨眼,发自内心地叹了口气,最近江彦进步不少,有点儿后悔答应班的苗老师让他来做这个检讨。

    江彦目不转睛地盯着校长一张一合的嘴巴,完全没有注意到老高懊悔的神情,否则又可以拿这个出去吹牛逼了。

    “接下来,是高二班江彦同学的检讨时间。”

    广播里一放出江彦的名字,之前老想给江彦找茬的刺儿头们就“嘘”了起来,而把江彦视为“大神”的粉丝团便开始鼓掌试图压下嘘声,一时之间掌声激烈,甚至比校长上台讲话时还要热烈。

    可鼓掌都鼓半天了,江彦也没上去。反而是颜炀从班走出来,从校长手里礼貌地接过话筒,站在了高高垒起的主席台上。

    “各位同学早上好,我是颜炀。”

    激烈的掌声在操场上空荡了两圈后彻底停了下来,大家一头雾水地看着主席台上的人。

    怎么不是江彦?

    寂静过后,颜炀的声音通过广播传向校园的四面八方:“今天,我站在这里是为了对我之前的行为负责。上周,在将生病的同学送去医务室的途中扯坏校服,违反了校纪校规中仪容仪表的相关规定,我深感抱歉。

    “今后我一定会约束自己的行为,争取减少对同学的关爱关心,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尽量漠视,以免在无意中违反校纪校规还连累他人。”

    说完,颜炀在大家惊愕的目光下浅鞠一躬,淡定地走下主席台。

    “卧槽……”丁冬带头鼓掌,“炀哥太他妈帅了!”

    在学校里,老师双标的现象屡见不鲜,对待好学生和后进生的态度可谓天差地别,颜炀这一招反讽及含沙射影绝妙,为不少同学出了口气。

    掌声雷动,戏腔苗气得浑身发抖,校长的脸色也一会红一会白,他赶紧拿起话筒,大喊道:“今天升旗仪式到此结束,各班有秩退场!”

    放下话筒,校长快步走到戏腔苗跟前说:“来我办公室一趟。”

    江彦嘴角一扬,望着颜炀给他竖起大拇指。

    本来只是想看看尖优生的检讨写得有多不一样,却没想到颜炀骨子里还有这股叛逆劲儿。

    再看戏腔苗蔫了的样子,真是大快人心!

    散操之后,江彦直接跟去了班,打算狠狠地表扬一下颜炀。可等他走到班窗口时,却只看见颜炀一个人坐在那,旁边的座位空荡荡的,桌子上连一本书都没有。

    他拉开窗户探进脑袋问颜炀:“仲乙呢?怎么这几天都没看见他?”

    “不知道,说是家里有点事情回去几天。”颜炀说。

    江彦“啧”了一声道:“该不会是你跟人吵架把人气走了吧?”

    颜炀想,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还挺不错的。

    只是可惜,仲乙是不会被轻易气走的。这人跟他一个路子,好胜心强,在江彦的问题上,即便“寄人篱下”也不肯退让半分。

    颜炀不太想聊这个话题,他转过头问:“不知道彦哥对我今天的表现满意吗?”

    “还凑合。”江彦一摸鼻子,转身往回走。

    何止凑合,简直他妈的太满意了。

    只不过仲乙不在,没看到这么经典的场面有点可惜,也不知道他都回家干什么去了。

    江彦想着,一头扎进了班。

    他迟到了,但老高并没有指责他,反而笑吟吟的,看上去心情特别好。

    “快进去坐下,我有件事要宣布。”

    面对这样的笑容,江彦虎躯一震,连忙坐回座位上,把背靠在后面的桌子上一拱:“老高吃错药了?”

    “谁知道呢,刚刚就一直在笑。”冯柯默默把桌子扶正。

    “我知道为什么!”丁冬积极道,“老高被戏腔苗压制这么多年,今天看她出丑可不得出一口气。”

    有点道理。

    老高拍了拍讲台说:“同学们最近听说了‘素质教育’的事情了吧?”

    “听——说——了。”

    大家心照不宣地笑了一声,只要高考没取消,什么“素质教育”都只是表面功夫,也没人把它当回事儿。

    老高说:“我们学校成为第一批‘素质教育’的实施单位,学校经过讨论批准,从今天起,每天最后一节课都改成社团活动。”

    丁冬举手:“什么社团?全班都上一样的?”

    “问的好!”老高就等着这句话,巴掌一拍解释说,“学校针对各年级一共设置了10个社团课程,大家想报哪个就报哪个,到点就去相对应的教室上课就行了。”

    说完,老高将一沓印满表格的纸发了下去。

    全班兴致高昂,传表格时的速度是平时传卷子的好几倍,只要跟学习没关系,班个个都是猴子精。

    等传到江彦手中时,丁冬把脑袋伸了过去:“彦哥,咱们要不要跟陆尧他们商量一下,选同一个社团?”

    江彦点头:“我先瞅两眼,你给他们发消息问问。”

    “得令!”丁冬“嗖”的一下缩了回去,速度之快堪比闪电。

    江彦刚看两行,裤兜里的手机磨蹭着大腿震了两下。

    他低头掏出手机一看,是来自颜炀的消息。

    颜炀:“想好选哪个了吗?”

    江彦转着眼珠在表格上快速看了一遍,目光定在“花样篮球”这四个字上。

    他记得,初一的时候颜炀的篮球就打得特别好,当时还进过校队拿过冠军,那场比赛他也看过,当时还调侃过颜炀要是分化成不知道得碎了多少人的心。

    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颜炀退出了校队,也没再见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打球。只有每年暑假江彦在外面野到半夜回家的时候,常常看见在小区的篮球场里,他一个人运球扣篮的身影。

    每次看见颜炀大半夜打球,他都站在远处静静地看到结束,明明他的球技很好,为什么后来不打了呢?

    江彦犹豫了一下,在聊天页面上敲了几个字发过去。

    江彦:“花样篮球,玩吗?”

    消息刚发出去,江彦就犹豫了。他能猜到颜炀当初不打球肯定是有原因的,自己这么随便戳是不是不太好?

    他长按消息,点下撤回,希望颜炀没看到。

    可刚撤回,就见颜炀回道:“好。”

    江彦松下一口气。

    紧接着,大家便在五人群里通了气,全都选的花样篮球。

    一共十个社团,每个社团名额有限,即便表格填上了也要经过班主任最后的审批才能去上,审批不过的,便会被随机安排到人少的社团课去。

    很不幸,丁冬因为个子矮,成为了随机分配的一员。

    下午的社团活动课前,他哀怨地站在栏前,整个人都木了。

    五个人,就他一个被安排去了“体育舞蹈”学什么恰恰。

    看到名单通知的时候,江彦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拍拍丁冬的肩膀说:“好好学,等你学成回来记得跳给哥哥欣赏欣赏。”

    “我想重新投一次胎。”丁冬说。

    “你没机会了,”陆尧甚至帮他去把跳恰恰的衣服都领了过来,那贴身的舞衣一看就十分性感,“好好学,说不定以后能派上用场。”

    “我谢了您呐!”丁冬咬牙切齿地接过衣服,顺手在陆尧胳膊上拧了一把就跑。

    “操……”陆尧揉着胳膊说,“别让我逮到你!”

    “你每次都这么说,每次都懒得逮他,”江彦鄙夷地看他一眼,转头问颜炀,“不过我看花样篮球都是三人一组,我们四个人……等仲乙来了要怎么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