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被隔壁顶A忽悠标记了 > 第20章 第二十章
    就在江彦小心翼翼俯下身靠近颜炀的腺体时,“桥”下的人突然动了一下。他正面躺在江彦面前,“倏”地睁开双眼。

    那双琉璃色的眼睛如同黑夜里的繁星,晃得江彦有些头晕。

    颜炀嘴唇翕动着,一字一顿道:“你——在——干——什——么?!”

    江彦的脸憋得通红,他现在是骑虎难下,进退两难。

    淦!为什么会碰到这么尴尬的场面?!

    江彦撑着的手臂有些发酸,身形微颤有些不稳地转过头去:“哈……哈哈,好……好巧啊,我在锻炼,你怎么跑我身下了?”

    颜炀眯起眼睛看着他说:“是我跑你身下,还是你主动爬上来的?”

    江彦干笑两声:“我可能有梦游锻炼的习惯。”

    “得治,”颜炀抬头瞅了他两眼,“你打算在我身上再趴多久?”

    江彦一怔,这才注意到他这个动作看上去的确……容易产生歧义。

    他连忙缩起一只手,却不想整个人重心不稳直接趴了下去。

    他似是听到颜炀在耳边闷哼了一声。

    江彦趴着不敢动了。

    “颜炀,你听我解释啊……我……”

    “起来,”颜炀打断他说,“你知道在法律上,你现在行为是什么吗?”

    是勾引。

    即便江彦学习成绩差到爆,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他咬咬牙,两手随便一按就站了起来。

    颜炀皱起眉头,这人手都往哪摸?当真不是故意的吗?

    在江彦起身的那一刹那,颜炀吐出一口热气,伸出手把床头灯打开了。

    江彦愣头愣脑地站在他的床头,有种等着被“家长”训骂的即视感。

    可在颜炀的印象中,江彦并不是这样一个“乖孩子”,因为每次江祁要训他的时候,隔壁总是鸡飞狗跳的。

    现在江彦这一副乖乖仔的样子,实属难见,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这人打心眼里知道自己做错了。

    颜炀好不容易压下小腹间氤氲的一团热气,哑着嗓子问江彦:“你是不是想闻我腺体的味道?”

    江彦不自在地点点头,又解释道:“你、你别误会啊,我就是有点儿好奇。”

    颜炀笑了一声:“江彦,你会因为信息素的味道而去选择和一个人做朋友吗?”

    江彦摇摇头:“当然不会,我和陆尧、丁冬从小一起长大,就没介意过这个。”

    颜炀又问:“那你会因为信息素的味道才去喜欢一个人吗?”

    江彦张了张嘴,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怎么感觉颜炀好像知道什么?

    江彦盯着他看了许久,然后十分郑重地摇摇头。一秒记住网 .78.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也不知道……”江彦实话实说道,“我刚分化不久,对信息素的味道都很敏感,所以我也不清楚我会不会受信息素的影响去喜欢谁。”

    颜炀笑了一声,果然,当初没有选择告诉他是正确的。

    “那如果你想清楚了,记得告诉我。”颜炀说。

    “为什么?”

    “如果你不想让我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的话……”

    江彦一怔,方才对颜炀产生的抱歉心理全都烟消云散。

    “你威胁我?!”江彦皱起眉头盯着他。

    颜炀点头道:“对啊,难得有机会逮到金江一霸的小辫子,不好好利用一下也太浪费了吧。”

    “什么五好学生?!”江彦恨不得呸他一脸。

    他借着淡淡的灯光走回自己床上,重重一躺:“关灯,睡觉!”

    颜炀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那颗脑袋,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手指。

    忍着的滋味,还真是不好受啊。

    关了灯,颜炀翻了个身看着江彦。

    “作为交换,等你告诉我答案的时候,我就让你闻我信息素的味道,怎么样?”

    江彦伸了伸脑袋,也翻身看过去:“一言为定?”

    颜炀看着他明亮的两只眼睛,笑道:“一言为定。”

    “来,盖个章。”江彦掀开被子,把手伸在了颜炀床边。

    颜炀诧异地看着那只手:“嗯?”

    “你不会都没玩儿过吧?还有没有童年了?”江彦一边嫌弃着,一边又觉得颜炀有些可怜,不自觉的,声音都软了许多,“把手伸过来。”

    颜炀照做。

    江彦拉住他的手在两床之间来回晃,边晃嘴里还边嘟囔:“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嘟囔完,江彦借着颜炀的大拇指,强行“盖章”。

    颜炀没忍住,“噗”的笑了一声。

    江彦松开手,瞪他一眼道:“你笑什么?!”

    颜炀笑着问:“那个‘上吊’是什么意思?”

    江彦道:“我哪知道,反正大家都这么说。”

    “那行吧……早点睡,晚安。”颜炀收回手,翻过身悄悄贴着鼻子闻了闻。

    果然,江彦现在还是不能控制信息素的味道完全不散发。颜炀闭上眼睛,伴随着指尖的点点苦橙花味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丁冬就跟敲锣打鼓似的把江彦房间的门拍的很有节奏。

    江彦像只虾一样蜷缩在床上,拿着枕头左捂右捂,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把枕头一扔,掀开被子大喊一声:“丁冬你他妈再敲我就把你脑袋卸下来!”

    中气十足的一声吼让地板都抖了两抖,果然,丁冬怂得不敢再造。

    他委屈地看着陆尧和仲乙说:“明明是他自己说让我们这个点来找他的。”

    陆尧瞥他一眼:“他什么人你不知道啊?”

    丁冬叹了口气,也是,江彦说7点起床,绝逼到8点才睁眼。

    现在是7点半,能听到他一声吼已经算是“大恩”了。

    颜炀起得比江彦稍微早了一会,他从卫生间里洗漱出来时看见江彦赤脚站在地上,弯下腰把被踢在床边的拖鞋拿好,然后整整齐齐地放在江彦面前。

    “倒春寒,别着凉。”

    被起床气所控制的江彦没那么听话,他斜了颜炀一眼,怒气冲天地走出房间。

    打开门的一刹那,丁冬感觉到一股杀气迎面扑来。

    他连忙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地把仲乙和陆尧推了过去。

    “阿弥陀佛,有什么就冲这俩来,他俩能顶住!”丁冬嘀咕着。

    江彦燃烧着怒火的眼睛在看到仲乙的一刹就被扑灭了。

    “早,江彦。”仲乙笑着跟他打招呼说。

    “早……”江彦扯扯嘴角,脚趾头蜷缩着往身后挪,“那个……你们先进来,我去洗漱一下。”

    仲乙看到他的小动作,会心一笑说:“去吧,我们等你。”

    江彦立即点头,赤着脚忙往里头狂奔。

    丁冬探头探脑地道:“不是吧?刚刚那是彦哥?他没发火?”

    陆尧意味深长地看了仲乙一眼,道:“有这位大佛在,猴子也会被压得死死的。”

    丁冬更糊涂了:“什么大佛?什么猴子?”

    “我说今天阿彦可能会玩猴子。”陆尧说。

    “你就吹吧,还不知道阵容呢就猴子,你以为猴子可以随便打的吗?”丁冬呛着他,搡着两人走了进去。

    仲乙已经习惯丁冬和陆尧的吵嘴,这两人一旦拌起嘴来世界里就没有旁的人存在了。

    他单独走到沙发上坐下,回想着江彦在他跟前略显羞涩的模样,嘴角笑意更甚。

    颜炀打着呵欠走过来,把某某强行拆在了相对的两个沙发上,房间里这才安静下来。

    陆尧看他像是没睡足的样子问:“昨晚我们走得不算特别晚吧?”

    丁冬埋怨道:“就是就是,说好的夜宵也没吃。”

    “是我自己认床,没睡好……夜宵今晚补上,地点任选,食物任点。”颜炀说。

    江彦拾掇完走了出来,他瞅了颜炀一眼故意笑道:“这么大人了,还认床啊?”

    颜炀淡漠地扫他一眼。

    也不知道是谁害的。

    江彦笑盈盈地对大伙说:“既然颜炀说了地点任选食物任点,就不跟他客气了吧?陆尧,赶紧找个不错的餐厅订个位置,免得他到时候又反悔。”

    丁冬举双手双脚同意。

    陆尧手机一掏:“没问题。”

    江彦笑嘻嘻地坐在仲乙旁边,他故意坐得近了些,想再闻一闻还有没有那股特殊的花香。

    “咳……”颜炀捏着拳头咳嗽一声,“时间差不多了,该出发了吧?”

    仲乙站起身说:“是该出发了。”

    江彦什么都没来得及闻,有些失落地跟着站了起来:“那走吧。”

    陆尧也已经订好餐厅,像拎小鸡一样把丁冬揪起来就走。

    “陆尧!你他妈再拎我衣服我就咬你了!”

    “你够得着吗?”

    “滚犊子!!!”

    身后吵吵嚷嚷的,江彦不自在地瞥了仲乙两眼:“要是嫌他俩吵你就跟我说,我把他俩发配回金江。”

    仲乙无所谓地笑了笑说:“把他俩发配走了,谁跟你打配合?更何况,怕吵的不是我,是炀哥,在家里的时候,做饭的阿姨几乎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这也太变态了吧……”江彦回头瞅了紧紧跟着的颜炀一眼。

    “没这么夸张。”颜炀说,“我只是不习惯家里有生人的感觉。”

    “那样说的话还凑合。”江彦啧啧嘴。

    仲乙轻笑一声,听出了颜炀的话外话,是说自己很多余。

    不过这样一来,仲乙便确定了昨晚他并没有看错,颜炀对江彦并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