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被隔壁顶A忽悠标记了 > 第17章 第十七章
    江彦退出游戏,正儿八经地看着颜炀问:“我真的有点搞不明白了,马上都快高三了,你一个五好学生不去学习,为什么要跟我学打游戏?”

    “就是因为快高三了,才想找点不一样的事情做,放松放松。”

    颜炀说的时候满脸都好似写着“真诚”,但江彦还是不想教他。

    虽然颜炀和陆尧都是班的学生,但是带着颜炀厮混就会有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

    “不行!”江彦心里过不去,他拒绝说,“玩游戏容易上瘾,你还没拿到‘蝉联冠军’,我不能在这种关键的时候把你带歪了。”

    颜炀并不打算放弃:“如果我拿到蝉联冠军,你就教我,怎么样?”

    江彦想,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两个月颜炀就能拿到新一届的“蝉联冠军”头衔,那时候也快到期末,都忙着学习应该也不会想起这档子事儿。

    “那行,等你拿到‘蝉联冠军’,我就教你。”

    “一言为定。”颜炀笑着伸出手。

    “啪”的一声,两手紧握。

    “哥哥我向来说一不二。”江彦说。

    两个人一起从卫生间走出来后,仲乙也收拾好东西过来了。

    江彦听到门铃声时欢快得像只喜鹊似的,还没等颜炀走过去,先行一步“飞”到门口把门一开。

    “你来啦,房间怎么样?还满意吗?”江彦眉飞色舞地问。

    “太夸张了,一开始还以为是我走错了,”仲乙说,“我一个人住不了那么大房间。”

    没得到期待中的“夸奖”,江彦有些失落。

    他咂咂嘴懊恼道:“我怕你住小房间不舒坦,又怕别人会打扰你才特地给你单独订了间套房……你不喜欢吗?那我现在就让人给你换一间。”首发 .7*8. .7*8.

    “不用麻烦,我已经收拾好了,”仲乙笑着,轻轻拍了两下江彦的肩膀,“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这么为我着想。”

    “应该的。”江彦看着自己的肩膀,在仲乙抽回手时仿佛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

    他眉头一蹙觉得奇怪,怎么不是檀香?

    刚想问,仲乙就走进了房间,并和某人不太友好的目光撞得火花四溅。

    他指着正靠在窗前看着他们的颜炀问:“怎么是你们俩住一个房间?”

    江彦刚要解释就被颜炀打断说:“方便交流。”

    “???”江彦觉得这人怎么变来变去的。

    他走到颜炀旁边,压低了声音神神叨叨问:“这会怎么不说补课?”

    颜炀理直气壮说:“你不是不喜欢我那么说吗?”

    “……”

    江彦觉得自己要被气死了,不该说的时候招呼不打一声就全交代了,该说的时候却只字不提。

    仲乙看他们旁若无人地咬耳朵,有些不自在地别过了头。

    看到安排的是双人床,他顿时松了口气。

    陆尧和丁冬来得及时,他俩吵吵闹闹的让原本有些尴尬的气氛一下就缓和过来。

    “彦哥,你刚刚那把太牛逼了!”丁冬吹起江彦的彩虹屁说,“塔下双杀,帅炸了!逆风翻盘666啊!”

    江彦一脸莫名其妙,自己明明没越过塔啊。

    难道是颜炀?

    他立即扭过头用审视的眼光盯着颜炀,后者却一脸迷茫地耸耸肩,意思是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也许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吧。

    江彦干笑了两声:“人都齐了就出发吧,早点把路认一认也好去吃饭,我都饿了。”

    陆尧十分认同:“我也饿了,丁冬剩下的半包饼干都被我吃完了。”

    丁冬瞪大了眼睛:“我什么时候允许你吃我小饼干了?!”

    “喂,你讲点道理行不行?是你下车的时候自己塞我手里的,再说了,那饼干那么难吃,要不是饿了我才不动。”陆尧说。

    “难吃你还吃?你这叫吃了吐!”丁冬说,“你还我小饼干。”

    “阿彦把你眼镜整坏了怎么不见你追着他赔?”陆尧把锅一甩盖在了江彦头上。

    江彦无语地看着这两人,在丁冬反应过来准备转移战火时说:“你俩能不能消停点?不能就一人一张票回金江去。”

    丁冬的气焰被浇灭,伸手在陆尧胳膊上又是一拧,低声说:“都怪你。”

    “嘶……”陆尧瞪着他,眼睛里满是窜动的火苗。

    他咬着牙道:“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收拾得服服帖帖。”

    颜炀和仲乙看着他们仨相爱相杀都没说话,并陷入了深深的怀疑当中。

    论坛里说“黄金三角”关系死铁的事,难道都是假的?

    热闹的房间又安静下来,江彦舒了一口气,抬眼瞅着他们问:“走不走?”

    “走!”

    陆尧和丁冬异口同声后,又互瞪了对方一眼。

    *

    是有名的电竞俱乐部,坐标在热闹的商业圈,并不难找。认过路后,五个人就近找了家网红西餐厅坐了下来。

    江彦坐在颜炀旁边,用胳膊肘戳了他一下,笑眯眯地说:“有没有一种逃课出来的错觉?”

    “有。”颜炀蹙了蹙眉。

    周五是工作日,街上人不多,更没有像他们这样到处闲逛的中学生,所以总有路人投来怪异的目光,好像他们是多么恶劣的问题少年一样,看得颜炀浑身都不舒服。

    江彦追问:“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颜炀实话实说。

    “那是你没体验过正儿八经的逃课,”江彦嘴角一扬,看上去还很得意,“上次那个,只能算早退,没什么意思。”

    仲乙问:“那真正的逃课是什么感觉?”

    江彦说:“只有亲身体验过才知道,那滋味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陆尧拆台说:“还不是你词穷?”

    江彦往用叉子叉起一块烤面包塞进陆尧嘴里,动作快、准、狠。

    “吃你的吧。”江彦没好气地瞥他一眼。

    仲乙笑着说:“那找个机会,你带我逃一次课体验一下?”

    江彦和颜炀一道抬起头。

    江彦愣了愣,干笑道:“你们家的人还真是奇怪,都放着好好的‘五好学生’不当,非要体验什么逃课?”

    丁冬感慨道:“不亏是顶级,思维模式就是与众不同。”

    陆尧嚼着烤面包,嘴里干巴巴的说不出话,他抬头瞅了颜炀和仲乙一眼,在心里冷哼道:顶级怎么了,还不是吃喝拉撒一样过?

    说话间,服务员把他们点的牛排一一呈上了桌子。

    早就饥肠辘辘的五个人都不说话了,眼睛盯着自己面前的一大块牛肉,嘴巴开始不受控制地分泌起唾液。

    颜炀拿起刀叉,十分熟练地在七分熟的牛排上划起十字,几乎都没有听到刀叉切盘的声音,一块完整的牛排上就多出许多网格,再拿酱汁一浇,完美得几乎看不出被切割过。

    丁冬目瞪口呆,他一直觉得江彦吃牛排切的小方块已经够完美了,没想到天外有天,身边还有这样的大神!

    “卧槽……炀哥牛逼!”

    陆尧好不容易把烤面包全咽了下去,他冷笑一声瞅着丁冬说:“什么时候改的口?都开始叫哥了?”

    “谁强我叫谁哥。”丁冬说着,心思都在那盘肉上。

    丁冬心里想,如果颜炀能把这盘肉给他吃,让他叫一辈子“哥”也没问题。

    他眼巴巴望着,真的看见颜炀把盘子端了起来,愿望要成真了?

    就在丁冬伸出手自觉“领赏”时,颜炀无情地忽略了他,把盘子放在江彦面前。

    江彦吃惊地看着他:“给我的?”

    “嗯。”颜炀低低地应了一声,十分从容地把江彦那份牛排换了过来。

    在丁冬羡慕嫉妒的目光下,江彦终于感受了一把给颜炀当“大哥”的喜悦。

    原来他也不是净会搞破坏的嘛。

    江彦已经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而丁冬的手悬在半空中,石化了。

    仲乙和陆尧憋着笑,都把自己切好的牛排往丁冬面前一推。

    丁冬受宠若惊,抬头看看仲乙的,再看看陆尧的。

    他决定要那份切得完整好看的。

    于是,丁冬把仲乙那盘往自己跟前一拉,笑眯眯地说:“谢谢啦。”

    “不客气。”仲乙笑着说。

    陆尧脸一黑,觉得自己被轻视了。

    江彦一抬眼就瞅见那脸黑的像包公一样的人,他咽下嘴里的牛排,尽力帮陆尧找回存在感。

    “陆尧,等吃完了回酒店你陪我开两把,下午匹配的太菜,打得乱七八糟没什么感觉。”

    “嗯,没问题。”陆尧虽然还不太高兴,但至少脸没那么黑了。

    “我也要来!”丁冬激动道,“咱们正好一起开个直播,‘黄金铁三角’好久都好久没同框了。”

    这回陆尧没怼他,的确,坐在一起开直播好像还是过年前的事,转眼清明都过去好几天了。

    “行,”江彦笑着说,“待会都去我房间。”

    仲乙听他们说了半天,感觉自己对江彦又有了新的认识:“你还开直播?”

    “嗯,”江彦点点头,“待会一起来看看?”

    “我倒是没什么问题,”仲乙偏过头看向颜炀,“只是不知道我们这么多人一起过去,炀哥会不会嫌太吵?”

    话音刚落,几个人的眼睛都“刷刷”地看向颜炀。

    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下,颜炀放下刀叉用纸巾擦了擦手,语气淡然地说:“我也没什么问题。”

    “炀哥仗义!”丁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