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被隔壁顶A忽悠标记了 > 第14章 第十四章
    考试的时候,江彦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在颜炀和仲乙身上跳来跳去。

    他现在一点也不关心自己能不能及格,担心的全是颜炀能不能拿到第一。

    监考老师是班班主任苗老师,自从上次江彦带颜炀早退逃课后,她就打心眼儿里讨厌这个混子。看江彦漫不经心的样子,她冷笑一声,敲了下讲台说:“有些人别贼眉鼠眼的,你们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得到,做自己的试卷,不许东张西望!”

    颜炀抬起头,顺着苗老师的目光不难猜到她内涵的就是江彦。

    贼眉鼠眼?

    颜炀轻轻笑了一声,这个词语用在他身上好像不太配,换做“猴头猴脑”还差不多。

    江彦本人更不服气,他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翻过卷子刻意弄的“哗哗”作响。

    苗老师被他气得脸通红,但他确实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也不好打断其他同学的考试去批评他,只好作罢。

    在继续做题前,他又看了颜炀一眼,只见颜炀右手埋桌子底下,正对着他的方向摆了个“”的手势。

    江彦心里踏实下来。

    *

    这次四校联考足足耗了三天时间,由于清明假期后一直都没有放过假,学校决定就着周五和周末给高三以外的年级一次性放个三天。

    收到班主任通知的那一刹那,全班都沸腾了。不是国家法定节假日的“小长假”,意味着去饭店不用排号、去旅游景点不用人挤人……最重要的,是刚考完试后没有任何作业。

    爽!太爽了!

    高德文看着他们兴奋的样子,表面上装得一派正紧,心里其实也在暗爽着。

    终于可以不用整天看着这群糟心的小兔崽子了!

    还有五分钟放学,丁冬早早地就收拾好了书包,他用爪子迫不及待地挠了把江彦的后背。

    江彦回过头,凶神恶煞地盯着他:“把你的蹄子收好,是不是觉着哥哥分化成就教训不动你了?”

    丁冬双手合十:“彦哥大气,不跟我等一般见识。”

    江彦冷哼:“有屁快放。”

    丁冬嘿嘿一笑问:“彦哥,三天的假啊,咱们要不要搞个团体小活动?”

    江彦想了一下,现在他们的三人小团体已经变成“四.人.帮”了,如果要搞团体活动肯定得叫颜炀,而仲乙现在又住在颜炀家,颜炀要出来,那就不能把他落下。

    倒是个能和他多接触接触的好机会。

    想到这儿,江彦弯了弯嘴角。

    “成,等放学后你去班找他们。”

    丁冬一激动,隔着张课桌就给江彦来了个爱的拥抱。

    高德文本盯着闹钟准备放学,一瞧后面这俩都抱起来了,急得连拍讲台,并用教棒指着他俩,像说r一样:“干嘛呢?干嘛呢?!你俩又干嘛呢?!”

    沸腾的班级一下就安静下来,都回过头盯着江彦和丁冬。

    江彦委屈道:“是他强抱我,我抵挡不住他的热情。”

    听他这么说,班上一阵哄笑。

    金江一霸连都打得过,抵挡不住B?睁着眼睛说瞎话!

    丁冬:“???”

    哥!你不能这么坑我啊!

    高德文也别了别嘴,把笑意使劲儿瘪下去的样子比不笑还难看。

    他挥着教棒对丁冬说:“跟你同桌调个座位,现在就搬。”

    丁冬哀怨地看了幸灾乐祸的江彦一眼,一边不情愿的搬桌子,一边嘟囔着:“等我明天就把这憋屈全吃回来!”

    “叮——”

    放学铃声一响,学生们就跟蜂拥一般从各班涌了出去,江彦不喜欢挤,一直等到班上人走得差不多了才把书包往身后一甩,一步一悠哉地移了出去。

    早就冲到班把颜炀他们带来的丁冬被挤得校服都散了,江彦看他那副样子,就跟才打架打输了一样狼狈。

    “你衣服扣子怎么掉了?”

    丁冬低头一看,懊恼道:“啊烦死了,我要是再长高点也不至于被挤成这样。”

    陆尧冷笑一声:“长再高也没用,颜炀的衣服扣子不也没了。”

    江彦视线一转,果然,颜炀校服上那一排扣子中少了两颗。

    丁冬倒吸一口气,心里平衡了不少:“太丧心病狂了,就跟没放过假一样。”

    “掉就掉了吧,没事。”颜炀索性把校服扣子全解了下来。

    “你确定没事?”江彦看着他问。

    金江中学的校纪校规里,仪容仪表这一块尤其严格,学生的校服必须每日保持干净整洁,要是被查风纪的学生发现有衣冠不整的,就会被记成“影响学校风气”,属于大过,周一的国旗下讲话免不了要被批评,甚至还要当众读检查。

    江彦一直觉得这条规矩定得神经,小题大做。

    “没事。”颜炀说。

    江彦“哦”了一声,看了眼面前的几个人问:“仲乙呢?他怎么没来?”

    颜炀面无表情道:“在卫生间。”

    江彦等得心焦,连忙转过头去盯着通往卫生间的方向。

    陆尧伸出胳膊往他肩膀上一架,调侃道:“阿彦,你不对劲啊。”

    江彦别他一眼,顺势搂着他的腰,两个人亲密地凑在一块。

    江彦在他耳边轻声说:“仲乙的信息素味道是檀香。”

    “真的假的?他才来不久,你怎么闻见的?”

    “教训黄毛那天在巷口,我撞到他,从他校服上闻见的。”

    “不对啊……”陆尧皱皱眉头,“你分化那天不是也闻到了?可那时候他还没转过来啊。”

    “也许是有什么事提前来的?反正我肯定没闻错,就是那个气味,一模一样。”

    ……

    两个人抱在一块交头接耳,为了说悄悄话,还刻意拉开了和颜炀、丁冬的距离,往前多走了几步。

    丁冬死盯着他俩捶胸顿足道:“老天不公平啊!为什么老高不在这个时候出现?这一一看上去才更像早恋吧!”

    另一边,颜炀也盯着他们,虎视眈眈。

    “抱歉,我来晚了。”

    仲乙的声音出现在走廊,专心致志讨论信息素气味的两个人也一起抬起了头。

    江彦心下一咯噔,立刻放开陆尧一下子把他推出老远。

    “……你别误会啊,我和他从小一条裤子穿到大,有时候就这样。”

    陆尧被他猛得推了个踉跄,本以为边上的颜炀能扶一把,可这人却无动于衷,别提伸出援助之手了,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动。

    抓紧扶手站稳后,陆尧炸了毛:“卧槽!江彦你特么推人的时候能不能温柔点?”

    “废什么话,你一个还能被我一巴掌拍倒了?”江彦白他一眼,又对仲乙笑着说,“丁冬都跟你说了吧?就是三天假期咱们聚一聚的事情,你有空一起吗?”

    “他没空。”

    “我有空。”

    颜炀和仲乙同时开口,倒弄的江彦糊里糊涂。

    “到底有空没空?”

    颜炀扭过头,不讲话了。

    仲乙对他笑着说:“本来是没空的,但是计划有变,所以我能参加。”

    丁冬看上去比江彦还兴奋:“那好啊!以后咱们这小团体就是五个人了吧?”

    江彦迟疑地看了仲乙一眼,有些担心仲乙不乐意跟他们混在一起。

    出乎意料的,仲乙竟点点头,毫不犹豫地说:“这是我的荣幸。”

    “卧槽!”丁冬猛得拍了下手,震得手心生疼,“三一,这团体所向披靡了!”

    陆尧扯了扯嘴角,提醒他说:“还有你这个B。”

    颜炀:“……”

    江彦:“……”

    仲乙:“……”最快^手机端:/../

    走廊里瞬间安静下来,丁冬的脸一沉,似是写着两个大字:

    尴尬!

    为什么偏偏就他是个B?

    “陆尧!!”丁冬嚎了一嗓子,“我跟你没完!”

    丁冬别的功夫没有,掐人是一掐一个准,先捏住皮再用指甲一拽一拧,第二天保准又青又紫,一疼就是一个星期。

    陆尧见他眼里冒着火星,浑身一个抖机灵,甩下他立刻往前奔。

    “君子动口不动手!丁冬,你冷静!”

    “冷静你大爷!”

    话音刚落,丁冬气势恢宏地迈着他的小短腿追杀出去。

    江彦讪讪地笑了两声,关键时刻,这俩发小还真不怕给他丢人的。

    “仲乙,你别介意啊……他俩平时就这样。”

    “不会啊,我觉得挺有趣的。”

    仲乙一如既往的随和,他脸上的笑容就好像永远不会陨落的太阳一样,照得人心头暖暖的。

    两人目光交接似是要擦出火花,就在这时,一直被忽视的颜炀冷不丁地横在两人中间,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语气冷道:“再不走,陆尧可能要被丁冬掐得体无完肤。”

    江彦收回视线,三人并行朝着校门口走去。

    火花还未来得及发光发热,就被无情地掐去了引线。

    到校门口时,陆尧和丁冬早已结束战斗。

    一个泄过愤得意洋洋,一个捂着手臂疼的龇牙咧嘴。

    “江彦!”陆尧咬着牙道,“你能不能管管他?这下手太狠了。”

    “你活该!”丁冬说。

    “你再说,信不信我不让着你了?”

    丁冬做了个鬼脸,躲江彦后头去了。

    “你俩幼不幼稚?”江彦白他们一眼说,“决定好这三天假期怎么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