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锦绣农家 > 第四百七十七章丰南起态度
    不过楚明月跟嘉郡王始终不对付,她不管做什么事情,人家都看她不顺眼。

    行过礼后,怪老头没叫父女俩起身,楚文贤和楚明月也没指望,对方对他们笔趣阁气,就这么跪着,目光看着地面。

    “我前几日,在街上遇见一个妇人……”怪老头慢条斯理的说着话。

    结果等他把话都说完了,才发现一直都是他在表演,无人捧场。首发.. ..

    楚明月父女就跟泥塑似的,面无表情,半点没张口的意思。

    于是他自己又开始生气,就问道:“她说你想请我帮忙,可是真的?”

    “不是真的!”楚明月道。

    “她说她是你大嫂,怎么你不打算帮忙?”

    “的确如此。”

    “你还挺绝情的!”

    楚文贤父女不答。

    主要是对着一个,看你不顺眼的人,根本不需要费力解释。

    你的解释,在人家想来就是掩饰。

    “那你们说,人家想让我帮忙,让你那堂哥进南山书院,你们可答应?”

    楚明月抢先道:“那是王爷的事情,我们对于外人的事情,一向不沾染,所以一切全凭王爷喜欢!”

    “哦?那你们就不怕,我将他培养成才,将来对付你们?”

    这时候有护卫提醒:“王爷,公子到了。”

    随着他的话,丰南起的声音响起:“舅公……”

    不过一进来,他就看见楚明月父女俩,正脊背挺直的跪于屋中,他也说不下去了。

    自己到了楚明月身边,给嘉郡王跪下。

    “草民参见嘉郡王!”

    “你……”嘉郡王起身,眼中带上了冷厉。

    丰南起同样脊背挺直,目光看着地面。

    “好好好,我不过是让你那媳妇给我行礼,你就如此给我摆脸色,真是……呵呵……好得很!”

    丰南起给嘉郡王磕头,然后道:“启禀嘉郡王爷,您既是我舅公,又是嘉郡王,我内子面对嘉郡王行礼,草民自然理当行礼!”

    “行,那你们都给我跪着!”

    这时候怪老头身边的护卫出言提醒道:“王爷,还是……”

    “闭嘴,就让他们给我跪!”

    ……

    “你来得正好,我这里有一桩事情,那就是……”这老头又噼里啪啦一通说。

    大家都知道,杜氏替夫求出路这个事,但是还是任凭怪老头,在那里说一顿。

    最后他道:“我就想知道,要是我真的帮了他,你们难道不怕,那楚开文得了机会,将来飞黄腾达,转头对付你们家吗?

    丰小子,你说!”

    “帮谁是舅公的自由,至于别人要对付我们,我们自然是也会有对策的,此时考虑这些,还为时尚早!”丰南起语气很恭敬温和。

    他一直感谢这个舅公的帮助。

    “呵,莫非你以为,你现在这么跟我对着干,我就非得向着你?

    那要是加上我的力量,扶持他对付你们呢?”嘉郡王道。

    丰南起更加平静,对着怪老头磕了个响头,然后道:“其实自从我找上舅公,就很感谢您的帮助,可以说,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

    所以我今天再次感谢舅公!

    要是您想对付我们,那我丰南起唯一可以承诺的是,一定不会对你还手。

    但是像你说的,扶持的那对手,我却不会任他恣意妄为!”

    “你确定能赢?”嘉郡王一脸的鄙视。

    丰南起毕恭毕敬,再次行礼,道:“真要是你说的情况发生,其实最大的可能是,我们会避走它乡去生存!”

    “呵呵……天下之地莫非王土,何地为他乡?”

    “听闻最南面沿海很是混乱,如今贼寇横行,外海海域风暴横行,更是无国界的地方。

    事实上,不怕舅公笑话,我以前还在念书的时候,读到过这个地方。

    就曾经想过,要是自己继续被沈家人,不依不饶的陷害,就先避到那样的地方,闯出路!”

    “原来后路都找好了啊……”嘉郡王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丰南起,他没办法真生气。

    “所以,其实无论舅公如何决定都好,我丰南起绝无怨言,甚至会一直感恩戴德!”

    “你不恨我这样对待,你这媳妇和老丈人,谁信啊!”

    “不恨,只是怪我自己,没处理好大家的关系,更没保护好我的家人!”

    “嗯,他们是你的家人,那我算什么?”嘉郡王,死瞪着丰南起。

    “自然也是亲人长辈!”

    “哦,这样啊……你恐怕还嫌弃我多管闲事了吧!”

    “不敢,我一直感激舅公的关心!”

    “你拿什么谢?”

    “……舅公,我可以在物质上,尽量满足你!”丰南起低垂着头颅,他知道,自己跟这个嘉郡王,短暂的亲情,可能要告一段落了。

    不过他不后悔,只是觉得愧疚。

    这个老人家,真的对他很热心,但是他越来越知道,自己是无福消受了。

    因为对方,越来越不知道相处的距离。

    就凭这次他到开平县来,真正的目的,还有今天,他罚楚明月父女跪这么久,都令他无法接受。

    他是被珍娘,从临江楼请回来的。

    当时就是珍娘看见嘉郡王,找楚明月父女,知道要遭,所以才跑去叫他的。

    他在路上也知道了具体的事情,也明白自己这个便宜舅公,又在没事找事。

    本来他打算来打圆场的,结果就看见自己小媳妇和岳父,在地上跪着。

    他凭自己对嘉郡王的了解,便明白,很有可能自己的小媳妇,从被叫到这里就一直跪着。

    所以他当时内心便有了决断。

    他们没有权势,恐怕真无法与这个,身为天潢贵胄的舅公,再和睦相处了。

    当然恩情不会忘,他该孝敬的东西,肯定会一如既往的送到,半点都不会少。

    所以他在正经给嘉郡王行礼时候,就已经打算,大家关系回到本该有的距离。

    “呵呵,想我白白替你操心,原来你也不过是个,没大局观的主!

    要求什么的,我就不提了,话都说到这里,那我也不是那厚脸皮的人!”

    他起身,对自己几个护卫道:“我们走!”

    说罢甩袖出门。

    楚明月这下子有些懵圈了,她其实不想丰南起替她出头的,她觉得跪一次也没什么啊。

    此时她有些后悔,没有拦住身边人,去找丰南起。

    而楚文贤同样愧疚。

    他多少明白,嘉郡王在丰南起心目中的地位。

    至于丰南起,自然是更加难受。

    楚明月突然抓住丰南起的衣袖道:“丰大哥,不如你去追追王爷,其实我们没被怎么样,你去说两句软和话,想来他老人家就不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