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小说 > 陈冬王莹全文免费阅读 > 746 你是个好人
    这一瞬间,陈冬还是挺紧张的,他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后果。

    高长老对陈冬印象深刻,新入门一个多月,就拿下外门战力榜第九名,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高长老蹙着眉说:“你在这干什么?”

    陈冬说道:“我想找他们讨点丹药。”

    撒谎,陈冬还不是张嘴就来?

    高长老冷冷地说:“想要丹药,找你上面的执事申请,或是自己到城里的店铺买,跑这来干什么?”

    陈冬一脸无奈:“黄执事不是被您关禁闭了嘛,而且我也没钱,去哪里买。”

    高长老哼了一声,没再搭理陈冬,而是冲着南宫越说:“这是我手下一个新入门的弟子,不懂规矩,应该是误会了,请您见谅。”

    听到这话,陈冬松了口气,起码高长老还是帮他说话的。

    南宫越却直勾勾地盯着陈冬,阴森森道:“他身上有炼药师的气味,不会有错!我敢打赌,他就是来偷师的,希望高长老能秉公处理,砍了他的双手!”

    陈冬差点吐血,这南宫越属狗的吗,这也能闻得到?

    不过话说回来,炼药师常年接触药材和药鼎,身上确实有一股独特的气味,同行都闻得到。

    其他炼药师也都纷纷说道:“砍了他的双手!砍了他的双手!”

    高长老则厉声问道:“你究竟是不是炼药师?”

    都这种时候了,陈冬肯定不能承认,刚想硬着头皮说不,就听一道蚊音传入他的耳朵:“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尽管实话实说,我会保下你的。”

    是高长老的声音!

    陈冬诧异地看着高长老,发现他的嘴巴微张,南宫越却没什么反应,这才意识到高长老是用一种“传音入密”的方式在和自己说话。

    简单点说,就是用内力裹住声音,直接传到陈冬的耳朵里。

    陈冬将信将疑,但还是选择相信高长老,这才开口说道:“我对炼药确实挺有兴趣,以前试着自己炼过几次,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一名炼药师。”

    “还想骗人,当我是傻子么?是不是炼药师,我一探便知!”南宫越突然伸出手来,在陈冬的脑门上一点。

    陈冬不知道南宫越要干什么,就觉得一股怪异的气息侵入自己脑海。

    还不等陈冬反抗,南宫越已经把手缩了回去。

    “怪了,身上明明有炼药师的气味,却毫无‘精神力’的存在。”

    其他炼药师听了这话,也都纷纷放下心来。

    “原来他没有精神力啊……”

    “没有精神力,连低阶炼药师都算不上。”

    “害我担心半天,原来真的就是个爱好者……”

    陈冬不知道什么是精神力,但看南宫越等人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更新最快../ ../

    高长老则说道:“南宫会长,现在没事了吧?”

    南宫越说:“没事了,这家伙不是个炼药师,充其量算是个爱好者……不过偷看我们炼药终归不好,以后让他别再这么干了。”

    高长老点了点头,才对陈冬说道:“鉴于你这次的违规行为,罚你三个月的份例,没问题吧?”

    青云观每个月拨得灵石本来就没多少,陈冬也没放在心上,轻轻“嗯”了一声。

    “好了,回去吧,以后别再来这边了。”

    “是。”

    陈冬告别高长老、南宫越一众人,转身离开。

    ……

    就这么平安无事地脱身了,陈冬觉得自己还蛮幸运,虽然他不知道精神力是什么,为什么没了精神力就不能当炼药师?

    扯淡!

    陈冬不仅是炼药师,还仗着有两股内力,成为了地球上的顶级炼药师!

    他刚才记下不少药方,心里自然美滋滋的,想着今后炼了丹药,不仅能自己吃,还能出去卖钱,简直美滋滋啦!

    陈冬若无其事地回到广场的大槐树下,这个秘密肯定不能被别人知道。

    毕竟是“偷”来的东西嘛。

    陈冬刚刚坐下,庞成业就坐到他的身边。

    “陈师兄,白师妹又和我生气了,你能不能帮我劝劝她啊……”

    庞成业、白思颖和天底下所有的小两口一样,动不动就吵架,谁都劝不住,只有陈冬可以。

    陈冬刚想说点什么,白飞尘突然一把将他推开,恶狠狠说:“你离陈冬远点!”

    庞成业当然莫名其妙:“为什么啊,我和陈师兄说几句话……”

    “说话可以,不要靠那么近!”白飞尘认定陈冬女扮男装,自然要维护陈冬了。

    庞成业丈二摸不到头脑,但也不敢不听白飞尘的话,只能距离陈冬稍远了些。

    “再远一点!”白飞尘凶巴巴的。

    庞成业又退后几步,距离陈冬至少两米远了。

    “这还差不多……”白飞尘一脸得意,还冲着陈冬眨了眨眼,意思是说:“放心吧,我都知道了,以后我保护你。”

    陈冬也是一头雾水,搞不懂白飞尘什么意思。

    ……

    庞成业和白思颖的事情很好解决,陈冬亲自调和,不一会儿小两口就和好如初,又开开心心地一起练气了。

    至于陈冬,虽然人还坐在大槐树下,其实早已身在曹营心在汉,满脑子都是怎么炼药赚钱了。

    他有药方,再凭借丰富的炼药经验,炼出这个世界的丹药来不成问题。

    不过炼药卖钱,终归是个大工程,在自己那间茅草屋里恐怕不太合适,迟早要露出马脚的。

    陈冬思来想去,决定以“历练”的名义出山。

    在青云山,短期出行,和执事招呼一声就行。

    想要长期在外的,要么去做任务,要么就是出山历练。

    一些弟子如果处在瓶颈,且长期没有什么突破,就可以申请出山历练,看看能否遇到一些机缘。

    历练的话,时间可就多了,有几个月的,也有几年的。

    有人碰到机缘,回来就像脱胎换骨,从头到尾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当然,大部分人并没什么机缘,怎么出去的还怎么回来,继续灰溜溜地在青云观里练功,外面的灵气还不如这里浓郁呐!

    陈冬历练,不是为了寻找机缘,而是为了找个地方炼药。

    求谁都不如求己,指望天上掉馅饼不是陈冬的风格。

    当天下午,陈冬就去找高长老申请了。

    高长老痛快地批准了,弟子在外历练没有份例,对青云观来说还省了经费呐。

    不过,历练也是有规矩的。

    第一,历练期间不得亮出青云观的身份,不得打着青云观的旗号耀武扬威,违者开除。

    这个能够理解,毕竟是出外历练的,到哪都说自己是青云观的弟子像怎么回事?

    第二,历练期间可以加入其它组织,但到时间以后必须退出。

    这个也能理解,历练未必非得单打独斗,炎夏大陆毕竟地域广袤,危险的地方可太多了,必要时候加入其它组织也行。

    而且也不怕退不出来,一亮自己青云观弟子的身份,哪个组织还敢不放人啊?

    第三,历练期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得向青云观求助。

    还是那句话,既然选择历练,就得有点样子。

    因为这些规则,选择外出历练的其实不多。

    得知这些规则以后,陈冬便在“历练同意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去吧,希望你能获得好的机缘,再回来青云观时已经一飞冲天!”高长老认认真真地说。

    “谢谢高长老。”陈冬退了出去。

    当天晚上,陈冬请白飞尘、庞成业等人吃饭。

    在这方世界,陈冬的朋友不多,他们算是仅有的几个了。

    ……

    酒至酣处,陈冬有点想哭,他来这个世界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父亲怎么样了,母亲怎么样了,师父怎么样了,肖潇怎么样了……

    但这些话,他只能憋在自己肚子里。

    就是跟别人说,他们也未必信,没准还觉得陈冬发疯了。

    能懂陈冬的云中子、炎祖等人,一时半会儿却又见不到。

    白飞尘等人也都舍不得陈冬,嘱咐他在外一定要小心,不行就返回来。

    散场的时候,陈冬握住白飞尘的手,认认真真地说:“白师兄,我走以后,大家就交给你了,千万别让大家挨欺负啊,外门蔫儿坏的家伙实在是太多了……”

    陈冬现在比白飞尘厉害,但他还是习惯叫白飞尘白师兄。

    本来这是正常的托付,谁知白飞尘竟然浑身发起抖来,一张脸还憋得通红无比,话都不会说了:“我,我,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

    陈冬没想太多,以为白飞尘喝多了,又拍拍他的肩膀,接着又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白师兄,你是个好人。”陈冬说道。

    陈冬永远忘不了在白云峰上,洪宇星准备杀死自己时,是白飞尘及时出现救了他。

    白飞尘抖得更厉害了,甚至不停地咽着口水。

    “走啦!”

    陈冬摆摆手,回茅草屋休息,准备第二天就出发。

    当天晚上,白飞尘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不停“嘿嘿嘿”“嘿嘿嘿”地笑着。

    “我是个好人……我是个好人……”

    白飞尘抱着被子,狠狠亲了上去。

    “陈师妹,我娶定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