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小说 > 八百年前明帝之子 > 第二千八百一十八章 末路禅女
    ()苍芒离开的时候,带走了《燕子双飞图》。

    张若尘手捧佛门千古至宝“摩尼珠”,陷入深深的沉思。

    摩尼珠是真的有千古岁月,上亿年的传承,是佛门始祖留下的至宝,不仅是七宝之首,更比佛祖舍利都要珍贵,比明镜台、菩提银花树、三祖琉璃盏都要珍贵。

    但就是这样一件让天下诸佛要为之癫狂的宝物,却有人主动送到他手中。

    苍芒知道他身上有《燕子双飞图》,显然不可能认错人。

    他在找的少君,一定就是张若尘。

    可是,苍芒的主人是谁?

    是将摩尼珠带到黑暗之渊的灵燕子?

    或者……

    是灵燕子的后人。

    张若尘很难相信,灵燕子可以活到现在,还没死。

    除非她也和天姥一样,是少女时期,才认识已经活了无尽岁月的不动明王大尊。

    如果是这样,不动明王大尊未免也太为老不尊。

    堂堂天尊,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连当时最强、最美的女人印雪天都倾心于他。为何偏偏总是招惹小女孩?

    所以,张若尘更相信,灵燕子应该是一位不弱于印雪天的奇女子。苍芒的主人,大概率是灵燕子的后人。

    毕竟,在时间冰蚕的帮助下,活了十五个元会的印雪天,在数十万年前都已经到了寿元枯竭的地步。那时,印雪天的年龄,已经接近两百万岁。

    以张若尘现在的年龄,实在难以想象两百万岁是什么概念。有些时候,在日晷下修炼百年,他都觉得自己像是变成了一个垂暮老人,会浑浑噩噩很久,才能恢复过来。

    灵燕子能比印雪天活得更久?

    恐怕未必。

    再说,谁能证明,灵燕子和不动明王大尊只有须弥圣僧一个子嗣?而且,这个子嗣,还做了和尚!

    张若尘心中最大的疑惑,其实并不在这里。

    他最大的疑惑是,苍芒口中所说的那个主人,为何要阻止他去大冥山?

    能够让苍芒这样的强者做奴仆,那位主人的修为,得强大到了何等地步?在黑暗之渊有着何等的身份地位?

    这样的存在,若是有心庇护张若尘,在黑暗之渊谁杀得了他?

    去一趟大冥山,又能如何?

    张若尘的脑海中,浮现出云青古佛尸身的枯容。当年,云青古佛携带《燕子双飞图》进入黑暗之渊,为何会死?一秒记住网 .78.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莫非与他去往大冥山有关?

    难道说,大冥山凶险到苍芒的主人,都无法庇护张若尘的地步?

    这未免也太骇人听闻!

    张若尘长长一叹,强迫自己不要去想那么多。

    大冥山是诸天级强者都一去不复返的地方,他一个七十一阶的精神力神灵,就算想再多,又有什么用?

    除非精神力达到九十阶,成为天南生死墟、虚空大劫宫那样的强者,倒是可以多花心思想一想。因为,不仅可以想,还可以去。

    现在,若不是天姥苏醒,气息威慑诡兽。若不是苍芒保护,一路吞食和杀戮威胁张若尘的神境强者,张若尘都怀疑自己根本到不了荒古废城。

    思绪恢复过来,张若尘释放出精神力探查,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这里居然是一座黑暗空间大陆!

    进黑暗之渊的时候,张若尘和阎罗族的修士曾路过这里,不仅离开了荒古废城,而且距离深渊出口,已经很近。

    是外围区域的最外围。

    苍芒考虑得真是周密,这是让张若尘赶紧离开的意思。

    可惜,张若尘却没有向上飞去,而是向下,又重新深处黑暗之渊。他不能就这么走,阎无神、小黑、姑射静、池瑶还在荒古废城。

    他张若尘从来都不是一个舍弃朋友独自离开险境的人!

    除非朋友比他强大,他留下是拖累。

    或者,根本不是真的朋友。

    没错!

    张若尘已经将阎无神,视为最真的朋友之一。

    小黑顶多只能算是一个最真的损友,小事上经常捣乱,大事倒不含糊。

    以前张若尘和阎无神或许是敌人,但今后,张若尘不想和他为敌,毕竟像阎无神这么直来直去,又坦荡率真的男人,在天庭都找不出多少。在地狱界遇到,也就更加值得去珍惜。

    如果阎无神能够请喝花开十二朵,张若尘一定敞开喝,喝到他哭。

    不知多久时间过去,张若尘来到黑暗之渊外围区域最大的一座黑暗空间大陆。这里,以张若尘成神后的精神力都探查不到边际,简直如同一座大世界。

    一座被厚厚冰川覆盖的大世界!

    张若尘记得,冰川下,有印雪天留下的临时道场,建有石庙、石塔、石桥,还有一支封在时间冰蚕丝中的神军。

    张若尘之所以在这里停留,是因为,发现这座黑暗空间大路上,出现了大批诡兽。

    “轰隆隆!”

    诡兽冰原上奔跑,天空中飞行,数量之多,简直就像兽潮,全是涌动的兽影,一直连接到张若尘的视野尽头。

    “嗷!”

    有蛟类诡兽出现,腾飞在天穹,身躯如山岭一般。

    让张若尘吃惊的是,它们冲去的方向,乃是印雪天临时道场所在的位置。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引得诡兽汇聚。

    张若尘的强烈好奇心,和赶去荒古废城的急切心情,开始摇摆不定。

    ……

    印雪天的这座临时道场,其实隐藏得很好,若不是绝妙禅女的故意引导,当初血屠和阎罗族的修士根本找不到这里。

    临时道场,虽然也留下了天纹,但终究只是临时建的,天纹并不完善。

    绝妙禅女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便是发现了一条可以避开天纹的路。但,这条路,只能通往道场中最外围的一座石庙。

    更深处,去不了。

    用来暂时避难疗伤,却也够了!

    有天纹阻隔,给无疆和摩诃炎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擅闯。

    可是绝妙禅女显然低估了无疆和摩诃炎的智慧和手段。

    特别是摩诃炎这个看上去,战力不怎么样的神灵。

    摩诃炎是黑暗神殿的神灵,因为黑暗之渊和黑暗神殿处在同一星域,黑暗神殿对诡兽有极深的研究。

    摩诃炎更是精通驭兽之道。

    或许驭不了蛟类诡兽,但是,普通的诡兽,他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摩诃炎在印雪天的道场中,撒下了暗夜幽兰的种子,在神气的催动下,种子生根发芽,开出缤纷香郁的花朵。

    暗夜幽兰花的香味,对诡兽有致命的诱惑力。

    数之不尽的诡兽,前赴后继的冲向道场,以鲜血和尸骨铺路,终于,将绝妙禅女进入道场的路线,试探了出来。

    摩诃炎笑道:“我就说,以绝妙禅女那样虚弱的状态,怎么可能闯得进天纹密布的道场?必然有一条隐藏的路。”

    无疆道:“撤去暗夜幽兰花吧,万一将大批蛟类诡兽吸引过来,麻烦就大了!”

    摩诃炎手掌一挥,道场中的暗夜幽兰花,全部枯萎。

    实际上,暗夜幽兰花始终都只开在道场外围,无法将种子撒向道场深处。

    ……

    石庙不大,只有三丈长宽。

    修建得并不精致,也没有供奉神佛,只有一座白石神台。

    说是神台,更像是一张石床。

    绝妙禅女盘膝坐在神台上,状态非常糟糕,枯化得更加厉害,而且燃烧了小半个身体,残破不堪。

    简直就像一尊木头雕成的人偶,而且还被火焰烧毁了很多。

    血符小剑依旧还插在她胸口,正是此剑的压制,使得她不仅要面对枯死绝,更要面对神尊血液和符箓的力量。

    绝妙禅女没有死,自然能够闻到花香,听到外面的诡兽叫声,知晓无疆和摩诃炎迟早能够闯进来。

    但这一次,她已经没有退路。

    被无疆和摩诃炎这两个小角色追杀,她心中当然不甘,可是又很无奈,更是悲哀的发现,自己虽然修为高绝,可是却连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都没有。

    唯一对她忠心耿耿的将青,还自爆神源而死。

    但凡外面有一位值得信任的神灵,她也不至于逃到这里来避难。她想过逃出黑暗之渊,立即传讯冥殿,让离黑暗之渊最近的冥殿神灵前来接应。

    可是,她却觉得,前来接应她的冥殿神灵看到她这样的状态,估计也会做出与无疆一样的决定。

    杀了她,夺取她的一切,这样的诱惑,没有神灵经受得住。

    一个神灵,不能有虚弱的时候。

    一旦有,也绝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至亲。

    贪婪、凶恶、阴险的人眼中,没有亲情。

    就像十万年前,天庭和地狱的神战,其实有不少神灵,都是死在自己一方神灵的手中。只不过,昆仑界的神灵最惨而已。

    强者看不上眼受伤了的弱者,弱者却看得上眼受了伤的强者。

    因为弱者都想变成强者。

    “嘭!”

    绝妙禅女疗伤之心急切,可是越急切,却事倍功半,加上心绪出现问题,立即遭到枯死绝的反噬。

    她枯木般的身体,爆碎了一半,只剩上半身和头颅。

    便是这时,脚步声响起,无疆和摩诃炎走入进石庙。

    无疆小心谨慎,一手持着暗域天罗,一手持着铁条神剑,看到神台上绝妙禅女悲惨的样子,露出笑容:“印雪天当年在这里留下道场,却没想到,是给自己的后人留下了埋尸地。”

    想到三生门,想到绝妙禅女的一身修为,还有她身上数之不尽的宝物,无疆已是激动得神魂颤抖。

    可惜,现在的绝妙禅女一点都不美,否则若是能够享受一下这位修为高绝,身份尊贵的大神的娇躯,倒也是人生一大美事。

    无疆欲要享受的已经不是一个女人的身体,而是弱者对强者的霸凌,欲要践踏她的尊严,来实现自己内心的满足与快感。

    但,如果绝妙禅女此刻真的是娇滴滴的绝美模样坐在那里,无疆保证会吓得双腿发软,说不定会跪下来求生。